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1|110.102
    “展鸿?”阮青青心里一咯噔,不知道靳白怎么会把张明濯的角色开放试镜,难道是不想让他继续出演这部电影?

     不论她的心里怎么惴然,靳白和张明濯两人依旧面色不改,神情自然,仿佛都没有把这件事情当成是一个问题。

     按照事先拿到的一段试镜剧情,黄浩在靳白的示意下,立即开始了表演。

     他的表演倒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可圈可点,十分符合展鸿不善言辞、内敛低调的性格,用眼神、动作和台词将人物表现得惟妙惟肖,就连在场的诸人也不禁打起了几分精神,对他高看了几眼。

     但唯有一点,黄浩比不上张明濯的地方,便是他的颜值。

     张明濯虽然年纪比黄浩大一些,但是本身条件太好,浓眉大眼,眼神深邃,颜值不老,不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在镜头里犹然脉脉含情,似是蕴藏了无数的千言万语。

     然而黄浩的长相颇为板正,根本不能称得上是第一眼男神,看时间长了之后反倒是有一点耐看的味道。

     所以,两个人无论从名气还是从相貌来说,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似乎,靳白也没有指望着黄浩能一举成功ko掉张明濯,在他表演完之后,便示意他回去等通知。

     第一位试镜者走了出去,在等候第二位的间歇,现在的副导演不由疑惑地出声问道:“靳导,张老师的角色不是已经确定了吗,为什么还要开放试镜?”

     却没想到靳白没有被问恼,反而唇边扬起一抹善良的笑容道:“哦,我第一次当导演,没有经验。”

     阮青青:“……”真相是这样才是见了鬼呢!明明靳大导演就是看某人不爽。

     然而靳白的说辞,却是被副导演和其他人轻而易举的接受了,纷纷打着哈哈道:“靳导,你不用担心,导演这是都是一回生两回熟。”

     “就是,我们也会好好协助你的!”

     “可不是?小赵,你这可就不厚道了,为什么没有提前跟靳导说一下这个问题呢?”

     被迫背了黑锅的选角导演心里苦,明明是靳白一言九鼎,独断专行,怎么就赖上他了呢?

     但心里这么想着,话却不能这么说出来。选角导演急忙跑了过来,伏低做小道:“靳导,是我提醒不到位,一定下次注意。”

     这副态度,分明是被靳白前些日子的大手笔开人给吓到了,生怕丢掉了饭碗。

     他说的忐忑,靳白反倒是好脾气地笑笑,言道:“这件事也怨不得你们,接着面试吧。”

     后面的面试者人数众多,其中不乏小有名气的新人和演技如黄浩一样精湛的老透明,为剧组寻觅到了不少合适的演员。

     特别是当一个瘦小黑黝黝的男演员走进来试镜时,阮青青的心里猛然一震,认出了这个人。

     “各位老师们好,我是王富贵。”带着浓重地方口音的话一想起,不少正低头看资料的剧组人员好奇地抬起头。

     站在他们面前的这个小伙子年纪不大,面庞稚嫩,脸上还挂着两朵红扑扑的高原红,一见众人就露出了一个傻乎乎的淳朴笑容,立时让所有人不禁一愣。

     在娱乐圈里,靓女帅男见多了,反而是这样乡土气的演员十分少见。

     但阮青青知道,王富贵是后世有名的一位喜剧演员,凭借老实可爱接地气的形象,博得了许多观众的形象。而他本人不仅亲和力十足,观众缘极好,更是颇具草根智慧和笑点,在喜剧类型片中表现出彩。

     不得不说,王富贵是一块璞玉,而且是一块还未被发现的璞玉。

     因为在现在的时代,他不过是一个跑了无数龙套、有点资历的小演员,在无数个剧组里面混着戏演,甚至在《女医》的试镜现场也没有一个剧务人员认识他。

     “你也是试镜展鸿的?!”副导演震惊地发问道。

     王富贵嘿嘿地羞赧咧嘴一笑,“俺想挑战一下张老师的角色。”

     这一番惊到了所有人,不少人一时间都觉得他有些不自量力。张明濯的演技一向是公认的厉害,被世人所称道,先前黄浩挑战的时候许多人尤为觉得演技尚可,形象倒也足够沉稳,只是相对于张明濯来说,差距甚大。

     而王富贵呢?要貌没有貌,要演技看起来也没有多么雄厚的演技,他凭什么有这个自信来挑战?

     霎时间,所有人不禁都抱起了手臂,沉静以待。

     在这种凝重严肃的气氛之下,王富贵反倒是一个不怯场的。他嘿嘿露出一个傻笑之后,便低下头做准备,下一秒整个人的表情都板了起来,仿佛是一张冷冷的面具糊在了脸上。

     “明月,你怎么知道的?”

     可惜好景不长,他刚念了一句台词所有人就忍不住笑喷了。

     “哈哈哈——”

     “这娃子太逗了!这个口音啊,配上这台词,简直就是绝了!”

     “你懂个嘛,这才是时下流行的混搭!”

     在场的剧组人员忍不住捧腹大笑,拍着桌子擦掉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就连靳白和张明濯的脸上,也情不自禁地泛出了一抹开怀的笑容。

     而王富贵更是站在原地,嘿嘿地笑着露出了一口白牙。“老师,俺表演的怎么样?有啥不好的地方您就说,我受得住!要是您能让俺挑战一下别的角色,也可以的。”

     这人说的实在,让靳白不由颔首应道,“行,回去等通知吧。”

     “谢谢老师!谢谢老师!”获得导演的回应,王富贵一片心喜,按耐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就当场高兴地翻了两个跟头,利落的身手、虎虎生威的架势,刹那间让不少惊呼了起来,格外意外。

     等他走出试镜房间之后,副导演不由就感叹地说道:“这也是个人才啊!”

     这句话引起了其他剧组人员的频频点头。而高坐上首的靳大导演,悄然发现一张纸条从身边推到了自己的眼前。他看了一眼,静静收了起来。

     由于试镜的人数不少,所以一直持续到了晚上九/十点。当最后一个试镜者结束离开之时,试镜厅里精神疲惫的几人方才站起身来伸伸懒腰,一起前往酒店的楼下吃晚饭。

     酒店二楼的餐厅已经备好了一间包间,靳白几人饥肠辘辘地走进去,坐下就开吃,直接好好慰藉各人的五脏六腑。

     而早已饿坏了的阮青青自然是毫不客气地下手,朝着一道避风塘花蟹下筷。这道避风塘花蟹香气扑鼻,浓香四溢,甜辣的味道混合着花蟹的鲜味,一下子就窜入了她的鼻间,让人十指大动,食欲大开。

     一入嘴,果不其然首先品尝到的就是蒜蓉、豆豉和辣椒的浓郁风味,咸香的酱汁满满地包裹在了花蟹的表面,滋味丰富。而细咬下去,更是可以享受到蟹肉的鲜甜和口感,带着渗透入内的蒜香和甜味,十分可口,可谓是绝配。

     阮青青就着这道避风塘花蟹,干掉了一满碗米饭,才稍稍觉得安抚了胃里的饥饿感。此时,剧组其他人员下筷的动作也逐渐慢了下来,由一开始的狼吞虎咽变成现在的细致品尝,谈话的劲头也渐渐回复了起来。

     副导演更是发现了桌上的异样。“张老师,你不吃点吗?”

     张明濯面前只放了一盘黄瓜蘸酱,他从头到尾也只是时不时地拿起一两根黄瓜,咔吧清脆地咬下一口细细咀嚼。听见副导演的文化,张明濯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意,解释道:“我儿子要求我控制一下饮食,不让多吃。”

     靳白:“……”

     副导演立即倒吸了一口冷气,猛然间意识到自己似乎发现了某个不得了的秘密,悄声细语地询问道:“您已经有儿子了?!”

     “对啊,他也是华夏——”

     然而他刚开口说了一半,靳白就立即出声,对着众人说道:“来,大家快点吃啊,一会儿我们回房间一起讨论一下演员人选!”

     被人打断了话,张明濯也不恼,仍然是一副笑容款款的样子。众人见状,也只能放下了心头升起的些许诧异,以为靳大导演只是不喜欢众人八卦这些*,便把所有的谈话都引到了面试的演员身上。

     通过一下午的面试,剧组主创对看好的几名演员心里都有了大概的数,就等着回头一交流,导演拿主意了。

     他们原以为靳白是第一次当导演,不了解情况的,于是选角导演就仗着自己的职位优势,想向靳白推荐一名漂亮的女演员。他一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众人都不禁有些愣然。

     因为,大家一丝印象也没有!

     阮青青立即就翻看了一下自己的试镜资料,终于在数百个人中找到了她。对着照片,才蓦然回忆起这个姑娘虽然是个清新的小美女,但是演技磕磕巴巴,与一名演员的要求差距极大,不知道是哪家公司推荐的。刚说了一句台词,靳白就挥挥手让她出去了。

     此时,再次推荐她又是何意?

     靳白微眯起了眼睛,将所有眸光收敛了起来,语气不经意地问道:“她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