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2|110.102
        选角导演没有察觉出靳白语气里面隐藏的一丝异样,还以为他对这位女演员提起了兴趣,立刻就兴致勃勃地介绍了起来。

         “这是一位年轻演员刘媛。她本身条件不错,也大大小小地参演了不少电视作品了,在当前热播的《天雷滚滚追流星》、《小气婆婆的包子媳妇》等等电视剧里面都有出演,所以是一个十分值得选用的演员。”

         他说得热火朝天,却没想到靳白径直问道:“我是问,她是你的谁?”

         选角导演即刻便卡了壳,一张笑容满满的脸僵硬住了,盯着他说不出话。顿了好几秒,才小声地解释道:“刘媛是我们剧组赞助商推荐的人,您看——”

         《女医》这部电影现在虽然由靳白接了手,全权负责出资之事,但作为一个剧组,免不了接受各种公司的赞助,为他们旗下的产品在电影里面打打广告、拍摄几个镜头。

         “哟,合同里还有这一条,要负责给赞助商捧演员?”靳白挑眉问道。

         这话让选角导演一时不禁面色难堪起来。合同里当然不会明晃晃地定下这种条款,但是这种事情不是一向都是心照不宣的吗?反正一部电影需要的角色这么多,拿出一部分给赞助商捧捧新人、得了乐子,有何不可的?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觉得靳白这个刚上任的导演还真是不懂规则。于是,便忍不住张嘴回道:“靳导,大家都是这样做的。”

         “嗤!”靳白猛然发出了一声冷笑,其中嘲弄的意味不言而喻,让人心里的弦不由就是一紧。当下,以为雷厉风行、控制欲强的靳白就要大发雷霆。

         然而料想不到的是,靳白竟然嗤笑过后,转了口风,“多谢你提醒我。”

         选角导演心里提着的一口气刚刚放松了一下,下一句便听到靳白便沉声警告道,“不管以前是什么样,其他剧组是什么样,在我这就要按照我的规矩来。”

         这句话说得何其狂妄,而下一句又狠狠地挑战了所有人的神经,“告诉这家赞助商,我不接受任何插/手演员安排的事情。他们要是不同意,那只能抱歉了。”

         房间里,顿时静了几分钟。

         所有人都屏着呼吸没有出声,不敢反抗这句话。就连选角导演也见势偃旗息鼓,按下了所有心思。反正他又不是导演,至于操的这个心吗?

         极致的安静之中,一片拍掌声猛然响起,犹如平地惊雷,春雷乍响,立时引得所有人朝那处看去。

         只见张明濯脸上满满都是鼓励和支持的笑容,拍着手掌称赞道:“我同意!缺赞助的话,我来出资!”

         “……”所有人都被齐齐惊到了。没想到张明濯作为一个国际影视大咖,这么支持一个小剧组,立时不禁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心生了感动和敬佩之意。

         唯有阮青青忍不住侧目:“→_→”

         在众人的商讨之下,按照演技和形象,很快就把剩下不足的演员名单给敲定了。让所有人意外的是,靳白竟然主动提出签下王富贵,让他本色出演一个有点搞笑又充满了淳朴气息的村民。

         这实在不像是靳白高大上气质范的选择。然而他也并未多说原因,告知了这一决定就让众人散了场。

         几乎熬到天亮的所有人不由神情疲惫、拖拉着鞋底爬回房间补觉,而选角导演却只能冷水洗了把脸,开始带着助理紧急联系相关的艺人和经纪公司,尽快签订下合约。

         阮青青刚打开房门想回去休息,紧随其后的靳大导演就唰得一声关了门。

         阮青青:“……”

         她微微纠结道:“靳哥,最近娱记们正盯着剧组呢,拍到了又得闹出一回**门。”

         没想到,靳白却是轻笑了一声,回道:“怕什么?我们已经在所有人面前过了明路了。”

         阮青青瞬间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早就知道靳大经纪人脸皮厚,她就不该妄想在口舌上压过他。

         靳白踱步走进她的房间,在阮青青来不及阻止之前,就看到了床边搭着的衣物,里面不乏有某些洗净收干还未来得及叠放的蕾丝花边和内衣。

         不由,他的唇边就漾起了一个笑容,却未多说什么,只是道:“白天试镜的时候给我传那张纸条什么意思?你怎么就看好王富贵了?”

         阮青青快速走了过去,将衣物收起,囫囵塞在了被子底下,从他的视线里面消失。这一连串的动作过后,方才转身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我觉得他肯定能红。”

         她说的言之确凿,十分有信心,不禁让靳白眼神渐深。

         “他和你什么关系?”

         一听到这句话,阮青青不由哑然失笑,“你想到哪去了?他不是我的关系户,我是真心觉得王富贵有潜力。虽然看起来貌不惊人,但是骨子里的那份质朴和搞笑的感觉,就是别人比不了的天赋。你看今天的试镜中,他不是成功让所有人都笑了吗?而且都记住了他,对他印象颇深。”

         靳白点点头,对这一点不置可否。于是,他便愿意给王富贵这一次机会,能不能抓住就看他自己了。

         讨论完这个事情之后,阮青青只想埋头大睡,然而靳白却并没有出去的意思。她只能道:“靳哥,你不困吗?”

         “困了。”靳白答坦然,仰身往床上一躺,“你是想邀请我睡在这里吗?”

         阮青青深呼吸了一口气,撸起袖子一抬腿跨到床上,虚虚地压在了靳白的身上,视线极具压迫力地盯住了他的眼睛。

         靳白被迫近距离凝视着她的瞳孔,清澈的眸子里却充满着一股坚定湛然的意味,让人不忍移开视线。而她垂落的长发更是轻轻扫在他的下巴上,让他觉得微痒,不由得就眸色加深了起来。

         他正等着她的下一步动作,却没有料想到阮青青附身一抬,一个利落的公主抱就落在了他的身上。猝不及防之下,他的双脚就离开了地面,在她薄弱却颇有力度的双臂下,稳稳地被抱向了房门。

         阮青青利落地打开门,放下他,挥手示意道:“小公举,不要撒娇了,请赶快回到您的宫殿就寝吧。”说完,就一秒钟不带停歇的关了门。

         这让他不由在门前愣了一分钟的时间,久久回过神来才蓦然从嗓子里发出潺潺的笑声来。

         他保持着好心情,一路脚步轻松地走回自己的房间,当看到自己的门前堵着一只“大型犬”的时候,才缓慢地停下了脚步,脸上的笑容随之也收拢了起来。

         “小宝——!”张明濯眼神一亮,惊喜地快速扑了过来。

         靳白想绕开他,偏偏这人左挪右堵挡住了他的去路。“小宝,我就说一句话,这是早餐,你吃了再休息。”

         张明濯将手里拎着的一袋子热气腾腾的餐盒递给他,眼神眼巴巴地似是透露出了一点莫名的渴望与希翼,然而靳白却依然双手插兜。

         一时间,尴尬的气息在两个人之间流淌。

         张明濯又不气馁,笑着说道:“你放心,青青那等会儿也会送过去的,保准让她吃上热腾腾的早餐。”

         他满脸的笑容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名声斐然的大明星,反倒是像急于讨好儿子的老爸。而靳白沉默过后,只是低声道:“你不要再做这些事情了。”

         张明濯的脸上瞬间闪过了一丝失望的情绪。他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振作精神,郑重地开口道:“小宝,当年的事我知道都是我的错,你怨我是应当的——”

         靳白冷着脸,扫过他的面孔,冷冷淡淡地看不出一丝情绪,直接走开,迈步进入了房门,将张明濯孤孤单单地留在了走廊上。他的身影,霎时间被灯光拉成了一道长长的斜线,紧绷而瘦削。

         几个钟头过后,刚刚睡了没多久的靳白,就被一阵叩叩的敲门声吵醒。他的头埋在枕头里,不想搭理。但敲门声一直阴魂不散,誓不罢休。

         靳白一脸冷峻地开了门,沉眸盯着门外的那人,肃穆的目光中明显昭示了他的坏心情。显然,门外的那人不给他拿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来,他便会将房门甩到她的脸上。

         然而,阮青青惊讶的眼神游移地在他身上扫视了一圈,将他紧实的胸肌、细腻的肌肤全部纳入了眼底,提了一口气忍不住发问道:“靳哥,你竟然裸/睡?”

         靳大导演沉沉地看了她一眼,阮青青立即乖觉地闭上了嘴,将身后一个袋子递了过去。

         “靳哥,这是早餐,吃了再睡。”

         盯着这个熟悉的早餐袋,靳白静默了一会儿,烦躁的情绪终于压下。

         阮青青见他并不伸手,自己强硬地将袋子塞进了他的手里,顺势关上了门,让他连个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关在了房门内。

         隔着门板,犹能依稀听到她的念叨,“还真是个小公举,起床气还挺严重的。”

         靳白:“……”他觉得某些人从今天开始,需要好好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