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章 油爆虾
        阮青青的演技惊到了片场众人,就连与她演对手戏的老牌演员也暗暗吃了一惊,顿时被激发起了全身的演技状态,与她配合。

         这样的对戏在众人眼里,简直就是一路狂彪戏。

         陈静满目绝望,眼神哀伤,落到老板娘身上的时候却是像刀子一样狠厉,让人不寒而栗。

         纵然老板娘不甘示弱地大声嚷嚷,一直叫嚣着要让她坐/牢,但还是吓得浑身打颤,尖声怒吼着让老板快点出来。

         于是,正在后厨切菜的老板就提着一把刀跑了出来,让周围的客人吓了一跳,纷纷扔下饭桌就扭头逃跑,齐齐躲在了玻璃门外面趴着看里面的情景。

         陈静与老板娘两人各站一边,相互对峙。她完全不惧尖刀的威胁,自己压抑着怒气走过去捧起了小提琴,直接放在了他们的面前,指着琴质问他们为何要砸烂。

         老板娘唬了一跳,此时高亢地吼道:“一个破琴,砸了就对了!你这个疯子,早该把你送进监狱里面了,什么玩意!”

         陈静气得浑身发抖,指尖微微发白,她的一双黑眸沉沉地盯在老板娘脸上,黑白分明的眼珠子更是让她心惊肉跳,忍不住手一推,再次将破碎的小提琴打在了地上,顿时碎成了两截。

         室内静得落针可闻,就连厨房里嘟嘟的水开声也听得一清二楚,灶上煮得一锅油爆虾更是发出了噼里啪啦的油爆声,浓浓的油炸鲜香味逸散了出来,甚至连一丝丝微微的焦味也清清楚楚地传了出来。

         陈静默默垂首,看着地上的小提琴,猛然抬头,飞身向收银台后面的老板娘扑倒过去。

         “啊——!你敢揪我头发!你个死鬼,站着干吗,快救我啊!”

         “别、我插/不进去手!油爆虾快糊了,我去后面看看!”

         “停手!陈静,住手!”连盛用力分开两人,语速急促地说道。

         两个厮打在一起的人被猝然分开之后,全都是打红了眼。老板娘不甘心地扑了过来,喊道:“疯子,疯子!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看我不撕烂了你的嘴!”

         她的指甲尖利,急冲着陈静的脸上抓去,那副狠厉的架势一看,就知道她是冲着毁容去的。

         陈静来不及躲闪,反倒是连盛快了一步,自己伸手一挡,替她挨了一下,自己被抓得鲜血淋漓,手上的皮肤都破掉了。

         在场的几人都是一惊。尤其是陈静,没想到连教授为自己受了伤,当下就心疼的不得了。而老板娘更是吓得后退了一步,在衣服上蹭了蹭指尖里的血迹,想要毁尸灭迹。

         “够了!”一向温和以礼相待的连盛猛地平地爆发出了一声怒吼,让几个人都讪讪地不敢再动手。

         连盛不在意地看了眼自己的手,肃声说道:“我不管你们有多大的愁,闹到警察面前也是各打五十大板。现在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这事就算了了。”

         他这话一出,别说不能说话的陈静不同意,就连狠辣的老板娘也张口反驳。

         “你说得轻巧!我今天的生意全被毁了,刚才差点被打破头,里里外外的人都看见了!就想这么一走了之,没这么容易!赔,必须得赔!”

         被人倒打一耙,陈静立时就不服,急匆匆地打着手势,向连教授说明自己的小提琴被这个恶人给砸了,她怎么能够忍受下去?

         连盛有些头疼,沉声说道:“行,那就报警。我正好认识人,直接过来封上店,带你们到派出所处理,什么时候处理好了什么时候再放出来。”

         他这一通连枪带棒的话,顿时让气势汹汹的老板娘一时气软,接不上话来。她一个外地人,哪里懂得那么多,真进了局子里还能有个好?那不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嘛!

         但嘴头上,她已经不肯服输,掷地有声道:“我出来做生意多少年了,你也不用吓我,大不了我就去打官司,我不信你能一手遮天!”

         连盛点头,“好,你等着。”说着,他就掏出了那个年代稀有的大哥大,惊得老板娘霎时就睁大了眼睛,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身份。

         “喂——”连盛打通了电话,刚说一句。

         老板娘就扑上来夺手机,“别打、别打,别叫警察来!”

         连盛伸长了胳膊,将大哥大高高的举起,皱眉看着她,“不会你说的报警吗?”

         老板娘瞬间脱口而出道:“我不报了!”

         “那这里——”他眼神一扫,带到了陈静身上。

         老板娘只能硬着头皮说道:“走走走,别给我们店里找晦气!”

         听到她这句话,连盛终于颔首点了点头,将电话挂断,将陈静带走。

         陈静抱着一个破损得厉害的小提琴,身无其他物品,自己的衣物书籍不说是被撕毁得一干二净,就连藏在枕套里面的钱也被人摸走了,眼下哪里还要得回来?她的心里不禁有些发慌,但又不愿意拖累连教授,脚步就落在他后面慢慢地挪步,几下就离得远了一些。

         连盛走在前面,带她走进音乐学院,路上的人流一时增多,没有察觉到这一点。等他忽然意识到陈静不在他身后的时候,已经回头找不到她的身影了。一时之间,不由就心急如焚,大声地往回跑,一边呼喊着她的名字。

         “陈静——陈静——”

         气氛拍得正好,没想到一辆突然从校外驶进来的汽车破坏了场景。

         这辆车打眼的厉害,红色的跑车,发动机轰鸣,遇到来来往往的行人也不肯减速,一路嚣张地狂按着喇叭,驱赶行人避让。

         李立山导演气得站了起来,直接向身边的现场导演发问,“外面不是派人守着了吗?怎么还会把这种车给放进来?”

         电影的背景是在九十年代,虽然在音乐学院取景,但是充当临演的学生们都被换上了剧组提供的年代装,学院门口这一段拍摄的场地更是有工作人员把守暂时封了场,请同学们从其他的校门出入。却没想到,有这么不按常理出牌的直接打断了拍摄,李导怎能不气?

         现场导演通过对讲机,急急地同看守校门外的工作人员联系了一下,回头脸色难看地对着李导说道:“他们拦了,根本就拦不住,车主不看他们拦截的动作,直接就往人身上撞。在外面的小董急忙躲开,还是被车速带了一下,结果扭伤了脚腕,现在站都站不起来。”

         李立山一听,顿时脸色就冷了下来。他本来就是高校老师,最重视学生的素质和修养。虽然j市音乐学院不是他任教的学校,但骨子里身为老师的精神情不自禁地冒了出来。

         眼看着那辆嚣张跋扈的跑车冲得人群四处奔散,然后车猛地一打弯,唰得停在了路边。车主摇下了玻璃窗,冲着阮青青一脸嬉笑,高分贝的摇滚音乐也喧闹地从车里传了出来。

         “美女,上车,哥带你去兜兜风。”车主一脸笑容,对着阮青青说道。那人倒是长得不丑,白脸黑眸,一头栗子色的染发,就是眼神轻佻,举止放纵,一看就不是个正经人。

         第一次被路人搭讪的阮青青:“……”

         刚才那幕戏里面,阮青青一步一步落在连教授身后,慢慢地停住了脚步。其后摄像机都跟着连教授走了,反倒留下她一个人在原地,没有人跟拍。

         这就让跑车的主人小白脸产生了误会,以为她也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还是一个清纯美貌的大学生,顿时就眼前一亮,忍不住停车搭讪。

         这人嚣张的过头,阮青青倒是起了逗弄他的心思,面上作出惊讶的神色。“你不认识我?”

         “不认识啊。”小白脸自信看了一下她的容貌,确定对这么美貌的妹子没有印象,难道是在酒吧喝醉的时候见过?他直冲冲地反问:“咱两约过?”

         阮青青严肃地盯着他,浑身上下的清纯学生气顿时转变成了严厉古板,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是你们班的辅导员。”

         “卧槽!”小白脸忍不住脱口而出,惊掉了下巴。

         阮青青仍然不放过他,“一堂课都没有上过吧?让班干部通知你好几次,你都不来。再这么下去,你就别想毕业了。”

         听她这么一说,小白脸立时就有些心虚,“嗨,我来上大学就是为了混个文凭,我爸早跟校长说好了,你管那么多干嘛?”

         阮青青挑了挑眉,仍然目光逼人地紧盯着他的脸,让他不敢对视。于是,小白脸干脆气恼地发动车,准备再次离开。

         “等会儿。”阮青青一把拦住了他,狠狠用脚踢了一下子轮胎,“把车留下,再敢在校园里横冲直撞,我就直接砸烂了你的车。”

         “有病啊!”小白脸怒道。

         “呵呵!”阮青青轻笑了一声,声音低沉而威胁力十足,“你知道上一个不听话的学生怎么样了吗?”

         她举起手中断成两截、形状残破的小提琴,递到了他的面前。直接透过他敞开的车窗,往里面随手一扔,破破烂烂的小提琴顿时四分五裂,劈头盖脸地打在了他的身上,支离破碎的木片四处蹦弹,飞落到了他的衣服、裤子和鞋上,精心打扮的造型顿时乱糟糟得让人惨不忍睹。

         “!!!”小白脸一愣,忍不住就发出惨叫。

         阮青青揪住他的衣领,将他的头拽出了车窗,俯首低语道:“现在你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