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8章 凉拌鱼皮
        捧着一大堆衣服回家的路上,阮青青就不禁问出了这个问题。她相信有人能看一眼,就知道她的size是a、b还是c,但是怎么也不相信会有人能精确地说出来具体数字是85、86还是87。

         所以,靳大经纪人怎么知道她的三围简直就是一个谜。阮青青确信自己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一个人!

         没想到,靳白听到她的问题,只是轻笑了一声,嘴角扬起了一个狡黠的笑意,暗示她道:“那天参加派对的时候,袁朗过来送过衣服——”

         他的话点到为止。阮青青却赫然想起了某人的手指在衣服袋子里挑挑拣拣的情形,顿时忍不住炸了毛,气恼地转头瞪了他一眼,越发觉得那个男人嘴角的笑容太过可恶。

         靳白不由出声安抚道:“想吃什么?”

         阮青青赌气地瞥了他一眼,不答话。

         靳大经纪人也不慌,徐徐地说道:“哦,既然不想吃东西的话,那我们就回去了,你正好减肥。”

         立时,阮青青秒回道:“陈记!”

         靳白调转车头向陈记餐馆驶去,一抹笑意却是始终挂在嘴角。阮青青以为他是通过内衣得知了三围码数,但靳白自认为没有那么精准的功夫,实际上是前一天晚上,阮青青一手扶着醉酒的他上楼时,他的手自然地搭落在了她的腰间,身体大半部分都倚在了她的身上。

         虽然在酒精的作用下精神微微有些恍惚,心里却不由自主地估算出了一个数值。当然,这种事还是不要告诉她好了。

         阮青青正是二十出头的大好年华,她自己更是把满腔心思都放在了拼事业上,靳白于是放慢了速度,没有急于出手。

         他不禁哑然失笑,没想到自己也有如此小心打算、工于心计的时刻,但这种将猎物慢慢圈禁在自己地盘的感觉,倒是还不错。

         一到陈记餐馆,阮青青立即点了店里的招牌小菜凉拌鱼皮。爽脆的鱼皮和青红辣椒丝、香葱丝、姜丝拌在一起,加入一些油炸花生米做点缀,撒入一小撮炒熟的芝麻,调入秘制的酱料,立时爽口鲜甜,美味可口。非但吃不出来鱼皮的腥味,更是增添了一些清爽脆口的风味。

         而他们家的樱花虾石锅炒饭更是个中翘楚,美味无比。粒粒分明的米饭和青绿的青豆、鲜嫩的玉米粒炒在一起,淋上调味汁大火快炒,搅拌均匀,装进滚汤的石锅内,然后在上面一层酥脆漂亮的小虾米,霎时间仿佛像是粉嫩的樱花花瓣一样,飘落在了石锅中。

         吃时,用勺子深深地挖下去,一勺之中既盛满了口感丰富的炒米饭,又混杂了鲜甜咸香的樱花虾,口感丰富,味道十足,让人每一口都是美的享受。

         阮青青吃得惬意,瞬间将不开心的事情忘到了脑后。

         隔天启程飞往金熊奖电影节时,她看到靳大经纪人坐在自己的身旁,倒也不好重翻旧账,干脆眼罩一戴,睡了个天翻地覆。

         这副睡得香喷喷的样子,看在同行的剧组人员眼里,不由纷纷感慨道:“现在年轻演员也不容易,看青青累得,一上飞机倒头就睡。”

         就连李立山导演也不由对着靳白嘱咐了一句:“年轻人爱拼是好事,但也要注意身体。”

         靳白笑着点头,没法解释自家的艺人想吃就吃、随时随地想睡就睡,就是这么任性。他跟空姐要了一个小毯子,轻轻地盖在了她的身上。

         飞机一停下,睡眼迷蒙的阮青青正准备下去,就被靳白拉住了。他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传到她的耳朵里不禁浑身发毛,顿时醒过了神。“怎么了?”

         靳白道:“稍微整理一下再下机。”靳大经纪人准备充分,把随身带着的一个包塞给了她,将她推入了飞机上的洗手间。

         阮青青不好意思让剧组人员在下面多等自己,准备快速上点淡妆,却没想到一打开包,里面赫然从精致的服饰到化妆品、鞋子来了一个全套,让她整个人都囧了个囧。

         正发着愣,门外传来了靳白的声音,“快点。”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来不及多想,简单快速地将衣服换下,对着镜子轻轻扑了一层粉底,勾勒了一条纤细的眼线,嘴唇上抿了一点点浅色的唇彩,顿时显得既精神满满又清丽自然。

         收好东西之后,阮青青提着包走了出去,靳白随她下了飞机。她一边走一边问道:“靳哥,你安排了记者拍照?”

         事先安排好相熟的媒体记者们抓拍机场照,是明星再普通不过的宣传手段。阮青青见他准备的十全,便以为如此,所以才让自己全副武装地打扮起来。

         没想到,靳白却是摇了摇头。他依旧穿着一身合身的正装,手里提着一个包却再合眼不过,一点都不显得累赘和突兀。行走间,无意中流露出时尚大片的感觉。

         就连周围来往的歪果仁们,也不禁转头看向这里,眼神兴奋地窃窃私语着。

         两人并肩走了一会儿,就看到助理袁朗从远远的地方挥了挥手,推着一个堆满了的行李车,向他们走来。阮青青正欲打招呼,没想到下一秒,四面八方就突然冒出来了许多乌压压的人头,霎时间淹没了她的视线。

         “啪啪啪!”摄像机的拍照声清脆悦耳,交织成了一片。

         阮青青对着这些外国记者们有些不解,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拍上自己,毕竟她没有那么大的知名度吧?但面上,她还是泰然自若地露出了爽朗的笑容,对着摄像机眼神湛湛而明亮,展现出最好的一面。

         “靳,你是来度假的吗?”

         “噢,你许久没有在国外露面了,这次会在这里呆多久?”

         “看这里看这里!靳,我是《人物》杂志的记者,请问可以接受我的专访吗?”

         外国记者们争先恐后地发问着,与国内的娱记相比不遑多让。阮青青再次讪然地意识到了靳大经纪人的能量。他究竟做了什么,能让这么多的外国记者们惦记在心?

         对于这一*的发问,靳白只是面容冷峻地说道:“我是陪她来参加金熊奖的。”

         这一句话,赫然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了他身边的阮青青身上。

         “啊,你是出演过《末日行尸》的阮?”一个外国记者别扭地念了一下她的名字,猛然想起道。

         在他的提示下,其他人纷纷恍然大悟,“哦,对,是她!唉,我分不清华夏人的长相,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

         有心思转得快的问道:“金熊奖?你参演的是哪一部影片?”

         阮青青笑意冉冉地答道:“《弦》,一部非常出色的华夏文艺片,将作为金熊奖开幕电影放映。”

         虽然外国记者们对《弦》一无所知,但是电影节开幕电影这个噱头还是勾起了他们的好奇心,不由飞速地记了下来,不少镜头都特意对准她正式地拍了好几张照片。

         阮青青表现得坦然大方,十分配合他们,倒是让记者们升起了不少的好感。

         直到放过两人离开之时,才有人翻看着刚才的照片,蓦然发问道:“诶,他们两是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答案。

         有些人不由回忆起靳白的原话,“靳是陪她来的?”

         “陪?”一人重复道,来回念叨了好几遍,“专门陪她来的吗?”他想了想,猛然一拍脑袋道,“哦,他是阮的男伴。”

         于是,一堆记者们便迅速统一了口径,达成一致。

         等第二天阮青青早起吃早餐,翻看报纸时,嘴里的咖啡差点喷出来。

         “阮靳二人双双抵达f国,共同出席金熊奖。”

         “《末日行尸》华裔女演员现身金熊奖,将作为主演奉上电影节开幕影片!”

         “时尚圈新贵靳白——作为低调好男友不为人知的一面!”

         甚至,有的报刊说得有鼻子有眼,言明她与靳白两人同出同进,同住一家酒店相邻房间,靳白不时出入她的屋内,待的时间许久。

         阮青青被国外小报们的造谣功力惊得说不出来话。

         麻蛋,他们明明是演员和经纪人的关系,怎么可能不同处一个房间商量工作?怎么就会被曲解成这样?

         被迫作为靳大经纪人的附属品上国外头条也就算了,为什么连她的清白也保不住了?这一传回国内,谁还会相信她?

         阮青青正无语凝噎,没想到手机上突然来了一个电话。

         她惊讶地接了起来。“爸,现在国内是深夜吧?”

         阮爸的声音有点惊慌,却故作镇定地:“青青,怎么亲戚们纷纷给我打电话,都跟我说恭喜恭喜?还说我这个女婿找得不错,后半辈子可以享福了。”

         他压抑着纠结的心情问道:“你不会是跑到国外去领证了吧?”

         阮青青笑哭:“爸,你说什么呢,那些都是谣言。”

         听她这么说,阮爸顿时放了心,“哦,没领就好!你是华夏人,怎么着也得在国内扯证,不许学娱乐圈的那一套!”

         “知道啦。”阮青青答得爽快。

         阮爸笑呵呵地道:“嗯,那啥时候领小靳正式回家吃个饭?”

         阮青青:“Σ(°△°)︴!”

         老爹,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