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3章 芋泥香酥鸭
        这晚,阮爸使出了浑身解数,拿出了看家手艺。尤其是一道芋泥香酥鸭,得到了李导和唐教授的交口称赞。这道芋泥香酥鸭外壳酥脆,芋泥粉糯,用满满的芋泥盖上鸭肉煎香,两种与众不同的香气交融在一起,形成奇妙的口感。

         一口吃下去,既能吃到鸭肉的紧致咸香,又能品尝到芋泥的粉糯和微微的颗粒感,让人食感很好,心情愉悦。这道菜有阮爸的创意在,更可以看出花费了大量心思,这一点才是真正让人感动。

         李立山导演不禁像自家的大侄子一样,被阮家人的亲善和友好深深地感动了,整颗心从内外到都热乎乎的。可以说,跟这样的人家打交道,不用弯弯绕绕,隔着肚皮算计,只要拿出一颗真挚的诚心就好,简直就是再简单不过。

         再看他们家的孩子,也从上到下被教导的很好。虽然没有豪门名流通晓为人处世的姣好做派,但是从阮哥、阮青青到冬冬,都是正直善良、赤子之心的人,活得自在,活得真实。这样的人品和性情在当代的年轻人中间,已经极为难得可见了。

         阮家一家人不知道李导心中的感慨和称赞,只是极力表达着招待客人的热情。阮青青也拿出了自己最爱做的甜品田园沙拉。用苹果、哈密瓜、火龙果、橙子、圣女果、草莓等水果,切成大小适口的形状,放入特别调制的沙拉酱,微甜微酸的沙拉酱与多种清新甜蜜的水果搭配在一起,果汁充盈,口感丰富,色泽漂亮,无声地释放出甜美的气息,立即征服了唐教授和冬冬。

         两人分吃着这盘田园沙拉,笑意冉冉,胃口满足。

         而阮哥更是担当起了一家之主的重担,陪李导一起喝了一杯。两人推杯换盏,在沉默之中倒是觉得对方的脾气性格颇为相投,都是不好言辞、干实事之人。所以,这一晚开开心心地过下来,倒是宾主尽欢。

         阮爸亦是高兴全家人都能聚在一起,不由问向靳白:“小靳,这次你们在家里能呆多久?接下来有工作吗?”

         阮青青不由看了靳白一眼,心知自己接下来的工作日程非常紧,能在家里的时间少得可怜。但今晚的气氛太好,她实在是不想说出来让人丧气。

         却没想到靳白笑着肯定回答道:“叔叔您放心,我都安排好了行程,会让青青定时回家休息的。”

         这句话可是说到了阮爸的心坎里,他对自家闺女的要求不就是希望能够多见几面不要累着嘛!阮爸立即笑呵呵地举起了杯,“那就好,来来来,咱们走一个!”

         “不行!”

         “不行!”

         阮爸开口的瞬间,两道阻止的声音同时响起,阮爸疑惑地看向了自己的儿子和闺女。“怎么了?”

         阮青青霎时间回忆起上次在国外派对上,靳白醉酒之后的一幕,不由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爸,靳经纪人胃不好,不能喝!”

         她这明显是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李立山导演和唐教授不禁侧首看向她,就连靳白也但笑不语,任她发挥。

         “咳,”阮青青淡然地组织着言辞,“所以为了身体健康着想,爸你就别让他喝了。”

         阮爸遗憾地放下了酒杯,回头对阮哥说道:“你看我真是没注意到这一点,你也知道这事?”

         阮哥:……“爸,你高血压,也别喝了。”

         “今天高兴,就喝一点。”阮爸笑呵呵地打着马虎眼,跟自家儿子商量道。

         阮哥径直拿过他的酒杯,将酒倒进了自己的杯中,霎时间阮爸的杯底只剩下浅浅的一层薄酒,估计也就是一小口的量,果真是只给他留下了一点。

         阮爸被管束地严格,也只好长吁短叹地慨然一笑,没再争辩。

         晚餐过后送走李立山导演和唐教授之后,阮爸哼着小曲儿收拾着大堂,才蓦然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怎么青青这个女孩子关注的是靳大经纪人的身体健康,而阮哥关注的才是他的?

         阮爸想了一通,不由觉得心里有些吃醋,端起了抹布走到后厨,阮青青正在那里清洗碗筷。一回首,就见阮爸眼神炯炯有神地盯着自己,不只看了多久,一时间不由鸡皮疙瘩乱起。

         “爸,有事?”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阮爸长叹了一口气,语气有些幽怨地说道:“闺女,你最近有些不关心我了。”

         “……”阮青青满脑黑线,怀疑阮爸这是喝醉了吗?不由就出声安抚道:“爸,怎么会呢?在我心里,最亲近的就是你了。”

         她说的真心实意,阮爸的心里如涓涓细流淌过,立时就老怀宽慰,目光谆谆地看着她说道:“哎,还是闺女是老爸贴心的小棉袄。老爸今天就是喝了小酒有些上头,羡慕小靳和你朝夕相处,相互扶持。你的演艺之路越走越宽,以后在外面飞翔的时间越来越多,和老爸相处的机会就会越来越少。所以,老爸只能在家里看着你,祝福着你顺顺利利,一生如意。”

         这番话说得至情至性,让阮青青心中酸涩,一片感伤。

         她不顾手上的水与泡沫,快走几步,抱住了阮爸宽厚的胸怀。这才发现这个自小到大在她心中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已经老了,靠近脖颈的发根有些微微发白,向来挺直的背脊也有了一点点弧度。时间将她带回到了八年前,但是依旧在慢慢带走那个渐渐衰老的男人,一瞬间她的泪就崩了出来。

         点点的泪珠顺着她的面颊流下,滴进了阮爸身后的衣衫。

         “爸!”她忍不住轻轻地喊了一声。

         “哎,青青,你别哭!”阮爸立时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这是怎么了?爸爸说的不对了吗?你别哭啊,这转眼间都是一个大姑娘了,不兴这样啊!”

         阮爸温和的话语一如既往,似是一道暖流涌进了心里,阮青青默默下了一个决定。刚重生之初,她心心念念的都是好好演戏,努力拼事业,早日重新夺回影后的称号。现在这个目标实现了,而她付出的是在外四处奔波的忙碌,以及与家人渐行渐远的生活。

         难道她重回一次只是为了站在娱乐园的至高点吗?

         阮青青心想,不是。

         前世,阮爸的突然离世比仇恨更让她心痛。后世,和家人的幸福重逢、温馨相处更让她感动。这让她更加明白,固然拼事业重要,但照顾好家人才是最为关键的事情。

         若是她再次因为四处打拼,而错过了阮爸的身体健康,错过了阮哥的幸福人生,错过了冬冬的有爱成长,那她也不会真正的快乐和满足。

         阮青青拭干了眼泪,在阮爸背后努力绽放出一个明朗的笑容,才抬起头对他说道:“爸,我没事,就是不愿意离开你。”

         阮爸一听,不由放下了心,开玩笑逗她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总有一天你也会离开我的。”

         阮青青莞尔笑道:“那总得我陪够了你,才能轮到那一天。”

         这种小女儿恋家的姿态,立时让阮爸无比受用,不由哈哈大笑了出来。

         当晚洗漱过后,阮青青就回到房间拨通了靳白的电话。

         “靳哥,我有事情想跟你商量了一下,关于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她开门见山地说道,却没想到电话的那头传过来一声轻笑,靳白也语带笑意道:“正是凑巧了,我刚也想找你商量一下这件事。”

         阮青青不由大为好奇他的想法,“你先说?”

         靳白正色道:“是这样,阮爸阮哥参加的《厨神争霸》节目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比拼环节,节目组最近联系过我,询问你能否参加节目,协同他们二人一起出战。我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既有利于塑造你孝顺亲善的家庭形象,也能为你在更多不同的观众群中打响知名度。”

         阮青青一听,不由大喜。“这真是太好了,我想参加!”

         她笑着同他道:“我正想跟你商量一下,调整一下拍摄日程。紧张一点忙碌一点无所谓,但是我希望能够尽量安排在家里附近的几座城市,能让我有机会多多陪伴一下家人。”

         “好,我尽量给你争取。”出乎阮青青意料的是,靳白竟然没有一口否决,而是给予了她支持,这对她来说是莫大的安慰。毕竟演员这份工作就是天南海北的跑,只接阮家附近的工作,肯定会损失掉相当多一部分的工作机会,从经纪人的角度来讲只接损失的就是他的切身利益。

         所以,阮青青原先准备好了若干的说辞和解释,想要苦口婆心地以情动人,打动靳白。却没想到,这一切都没有用上。他直接用言行给予了她最大限度的宽让和支持,不禁让她有些感动。

         靳白在电话那头道:“《厨神争霸》节目要求四人一组参赛,除了你和阮爸阮哥之外,还需要再增加一人。”

         阮青青想了想,脱口而出道:“萧师兄有时间吗?”

         靳白:“……”

         他明明想推荐的是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