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7章 锅煎豆腐
        匆匆赶到k国,阮青青一行人全程在两国媒体的视线聚焦之下,与李政贤大厨会面。虽然会面的当场并没有出现两国政府部门的人员,但他们握手言和的行动从本质上来说就脱离不了官方外交的影子。

         但华夏一向是泱泱大国,举重若轻。虽然派出了《厨神争霸》制作团队和比赛的当事人阮家一行前来k国,但并不是为了一味地求饶讨好,屈膝下跪。他们是想正正经经地再来一次比赛,在k国的土地上光明正大地取得比赛的胜利。

         这种压力对阮爸来说不可谓不大,对阮青青而言亦是关乎到《弦》的电影票房和当前数部收益惨淡的华夏电影,身系着无数剧组和电影人的重托。

         怎么能正正式式地在比赛中击败对手,让k国人心悦诚服,可以说直接关系到华夏的国威。

         阮青青不卑不亢,以礼相待。用流利的英语说明完来意之后,反倒是李政贤厨师愣了神。

         他原以为华夏人是害怕舆论的声势,过来赔礼道歉了,所以不免有些骄傲自得,心想华夏人也不过如此,稍微发动k国的粉丝一恐吓,对方立马就吓得屁滚尿流来道歉。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华夏人根本就不是打的这个主意!

         交换场地,在k国再来一场比赛?明摆着就是要在所有k国民众的面前彻彻底底地击败自己,打破自己的名声,其用心不可谓不险恶!

         李政贤沉默地思考了一会儿,才在k国对外事务代表的眼神示意下,答应了下来。

         “好,我接受,明天即委托ksb电视台准备好比赛用地和相关用品,来一场真正的比赛。”

         他将“真正”二字咬得格外重,显然是在抒发对华夏那场比赛的不满。

         阮爸一听他的挑衅,亦笑呵呵地回道:“恭候大驾。”

         这一场预想中的“亲切会谈”,最终还是在李政贤厨师肃穆的脸色中不欢而散。然而,收看电视现场直播的k国和华夏观众们却是彻底地沸腾了。

         近年来,华夏与k国一直摩擦不断。从申遗到节日起源,从历史到文化冲击,相邻的两个国家在数个领域和行业里径直对撞上,在暗流涌动中比拼个你死我活。

         而上层的强势竞争情绪,赫然影响到了底层的民众,许多k国人对着华夏人不甚友好,在某些冲突事件中总是喜欢以最大的恶意进行揣测,让华夏人不爽。

         这一次的《厨神争霸》便是这种种矛盾之下的爆发点,彻底地将暗中的风起云涌转变到了明面上的势力比拼。到底哪方能够得到胜利?一时之间,两国的网友们不断叫嚣声威。

         “李政贤大厨做得好!早就该让华夏人来看看,我们k国丰富的饮食文化了!保证吓死他们!”

         “哎呦喂,可真是吓死宝宝了!请问k国除了泡菜还有什么?华夏的八大菜系你们有吗?真是无知者无畏,刁民见识短,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楼上混进来的华夏人滚开!我们的国家不欢迎你们!我们的论坛也不欢迎你们光临!版主应该挂上牌子,禁止华夏人与狗入内!”

         “呸!你求我,我还不希得来呢!坐等阮家人在节目中实力打脸,看你们到时候怎么叫得出来?哼!”

         双方的骂战不止,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就引爆了最大的话题,霎时间将两国人所有的目光都吸引到了这场赛事上。就冲着国家的名声,也不能堕了这一口气!

         而k国的李大厨仅仅给出了半天的准备时间,阮家人来不及调整状态,了解k国的饮食氛围就要进行比赛,从一开始就陷入了不利的局面。这下子,就连《厨神争霸》节目组上下也开始齐齐动员,一起帮助他们做好赛前准备。

         要说阮爸没有压力那是不可能的,但他毕竟是年过半百,心态沉稳,给所有人一种放心安稳的感觉,让焦躁着急的情绪不由自主就慢了下来。

         阮爸在节目组安排下榻的一间居家型楼房内,借用厨房做了一道锅煎豆腐,给众人品尝,引来了所有节目组人员的齐齐叫好。

         锅煎豆腐是将豆腐从中间剖开,夹上香菇肉馅,然后用干煎的方式将豆腐的表皮煎酥,再淋上阮爸调制的酱汁,在锅里大火急烧,使其入味。这样做出来的豆腐,外表酥脆,内里柔软,香菇肉馅的咸香和豆腐质朴的豆香味交融在一起,无比和谐。配上外表厚厚包裹的酱汁,酸爽可口,酱香味道满满。

         这道菜一出锅,就香气扑鼻,立即博得了众多的好评。

         阮爸笑眯眯,又邀请了几位k国友人一起试菜,却没想到他们的口味却与华夏人截然不同。

         “唔,好吃是好吃,但是若是加入一点k国甜辣酱就更好了。”

         “是啊,这个豆腐色泽比较深,我们更喜欢看红彤彤的鲜艳颜色。”

         “而且豆腐的酱汁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应该加入一些洋葱、豆芽和青红椒,口感会更加丰富的。”

         “不说别的,这道菜的酱汁和豆腐不应该分开放吗?我不喜欢混合在一起,更习惯蘸着吃。”

         k国的友人提了数条意见,显然是代表了相当一部分k国普罗大众的口味,这让阮爸不禁若有所思,到底怎么改良自己的美食,让它更易于被所有的k国人乃至全世界人所接受,就是一个难题。

         而先前李政贤大厨在华夏美食比赛中,曾经面临过的尴尬局面,阮家人可是彻彻底底地感受到了。有时候国际不单单是国土的分界线,更是一条难以逾越的文化鸿沟,小到k国用吃喝的习惯,大到他们烹饪的方式,都和华夏有着天壤之别。

         当下,阮爸就委托节目组订购了许多k国的外卖,深入研究k国人的口味。

         从最普通的炸酱面开始,阮家人就赫然迈入了一个新的世界。加入洋葱春酱熬制的浓稠酱料,爽滑有筋道的面条,都与华夏的经典美食炸酱面差异甚大。更别说配菜是泡菜和萝卜,而不是华夏数种切细的黄瓜丝、萝卜丝、葱丝等等,有着决然不同。

         再到糖醋肉、炸鸡、饺子等等,全都与华夏美食有着极大的差异。阮爸和阮哥陷入了沉思,一起商讨第二天的菜单。

         而冬冬吃得小肚子鼓鼓的,靳大经纪人便起身带他出去消食,阮青青也跟了出来。

         三人走在清冷的街道上,顿时有些缄默不语。比赛的压力让所有人火烧眉毛,迫在眉睫。就连阮青青也没有完全的把握,确定比赛一定会赢。但是她知道,这场比赛只能赢不能输,而他们来到k国,不会接受第二个结果。

         不由地,她的心态蓦然一松,脸上扬起了明朗的笑容,“冬冬,你要不要跟小姑姑比一下,看看谁跑得快?”

         冬冬望望自己肉乎乎的小短腿,又看看阮青青匀称有力的大长腿,陡然间觉得有些不公平。

         他径直抱住了一条更加长的大长腿,软乎乎地道:“靳叔叔,你带我~你带我!”

         正在走路的靳白猝不及防被他抱住,脚步未停拖着他走了两步,才眼神深邃,轻笑道:“好。”他长臂一伸,直接将冬冬举到了自己的脖颈之上,环住他的两条小腿,同阮青青说道:“开始!”

         一声令下,在阮青青未来得及反应过来之际,就飞快地向前跑去。头上扛着的冬冬,猛地发出了畅快高兴的傻笑声,一扫所有人心头的阴霾。

         阮青青追在后面,笑道:“不带抢跑的!”

         两人的身后,更是吭哧吭哧地追着几个摄像师和工作人员。所有人齐齐地对望一眼,有苦不能说。这两个人怎么这么能跑啊?不说明星们都是弱鸡吗?!他们简直是违反天理了!

         这一队人大汗淋漓地跑过了一个街角,才慢慢停住了脚步,所有不虞的心情却在运动中不翼而飞。阮青青对着笑得快要喘不上气来的冬冬道:“想喝水吗?姑姑去买。”

         冬冬霎时间眼神晶晶亮,又来了精神,盯着她们身后的一家路边摊眼神不动。那里正用炭火进行烧烤,在夏日的夜空中远远地飘来了浓郁的烤肉香气,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冬冬。

         阮青青见状,无奈地和靳白对视一眼,向那个路边摊走去。烤肉串、炸物、炒年糕和各种小食琳琅满目,阮青青每样分别点了一些,请摄像人员坐下来一起品尝。

         没想到,美食刚一上桌,找事的就来了。

         旁边桌喝得醉醺醺的几名k国人,大声指着阮青青这边议论道:“他们是华夏人?”

         “是不是挑衅李政贤大厨的人?”

         “看着有点像啊!怎么那么可恶?我要替李大厨教训教训他们!”

         “哎,他们人多,别惹事!”

         “怕什么?这可是我们k国人的地盘!”

         旁边人叽里咕噜,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语言,但显然语气不够友好,眼瞧着跌跌撞撞地向这边走来,就要碰上阮青青的肩。

         靳白站起了身,微笑着站在了他们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