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5章 冬雪小排
        阮青青这边把鱼收拾利落,阮哥那已经用上等的小番茄和数种香料草药文火熬煮出了一锅美味的酸汤,酸甜扑鼻的气味让人忍不住食欲大动。将鱼骨顺便放入汤中熬煮出滋味,阮爸自己动手做了一款蘸料。

         用小葱、香菜、上好的辣椒面和腐乳调制而成,然后兑入开锅之后的酸汤,稍稍搅拌均匀,一碗子色泽艳丽的蘸料就跃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阮家这边干脆利落,整洁有序,掐着时间在最后几分钟捞出鱼汤中间的鱼骨和香料药材包,滑入厚薄均匀的鱼片,在汤里稍微滚沸之后即关火盛出。

         阮爸手握大勺,将鱼汤均匀地分到一桌子白净如玉的小瓷碗中,用些许香菜做点缀,第一道菜品就跃然成型了!

         他的动作比对手k国的李大厨快上许多,自然是第一个率先端到了观众面前。每个人的面前都放着白瓷小碗,深色的鱼汤,红辣的蘸料,扑鼻的酸味和微微的辣味迎面而来,顺着鼻子吸到了五脏六腑,转上了一圈儿,霎时间让整个人的胃口都唤醒了起来。

         不少人忍不住就拿起了勺子,来不及拍照,就抢先尝了一口。酸气扑鼻的鱼汤一入口,却没有想象中那样的酸不可耐,反而是鱼汤醇厚浓郁,香气柔和繁杂,将鱼的鲜味、中药材的苦香和调料酸料的刺激味道恰到好处地调和在了一起,一喝下去无比的顺口和舒服。

         喝过汤后,将鲜嫩的鱼肉夹起,放入蘸料中轻轻滚过,鲜美无比的鱼肉顿时包裹上了一层鲜甜酸辣的香气,让人食指大动,胃口大开。更重要的是,完全不用担心鱼刺问题,新嫩的鱼肉爽滑细腻,每一点细小的刺都被细心地挑了出去,让人吃得放心惬意。

         这道鱼汤喝完,许多美食鉴赏团观众尤为觉得意犹未尽,只恨汤碗太小,仅仅只够三五口。刚刚被唤醒的味蕾,迫不及待地急需下一道美食的安抚和慰藉。

         在这种情况之下,k国李大厨的美食终于姗姗来迟,端上了桌。

         李大厨奉上的是k国有名的美食螃蟹煲。新鲜的螃蟹一切两半,稍微改刀之后,放入炒香的酱料中大火翻炒,直至断生,然后加入大量的豆芽、大葱和洋葱、青菜一起煨煮,熟了之后端上桌。

         这道螃蟹煲最为独特之处在于它的酱料。用k国特有的辣椒酱配上大葱、生姜末、蒜末一起爆香,味道浓郁,香气扑鼻,滋味满满。螃蟹的表面都被覆盖住了香浓的酱料,十分入味。

         从香气来讲,这道菜品与阮爸的酸汤鱼不相上下,平分秋色。但最终的结果却是阮爸略胜一筹。

         李大厨当场就黑了脸,对着摄像头表达了不满。“你们这是地方保护!观众们故意偏袒华夏的厨师!这场比赛简直就是有失公允!”

         他的措辞严重,怒火冲天,极其不满地想要通过罢演的方式来表达抗议。节目组无法坐视,急急地派出来主持人予以调解。

         “李大厨,我们的比赛结果绝对是公平公正。”主持人微微加重语气,冷静地解释道,“菜品上桌之时,我们并没有告诉一百位鉴赏团观众是由哪一位厨师做的,所以对于偏袒一事无从说起。”

         李政贤仍然不满,叫嚣道:“那比赛结果怎么可能差异这么大?!我做的可是k国的顶级美食,怎么会被一道鱼汤比了下去?”

         主持人直接用事实来说话,她请工作人员取来先前撤下的餐碟,一一展现在李政贤的眼前。

         “李大厨你看,贵方的菜品剩余了许多,而阮师傅的菜品基本上都是被吃得一干二净。我们在观众采访中,发现不少人反映贵方的菜品比较难以入口,由于缺乏专业工具,许多人对螃蟹这类食物无从下手,亦不好意思对着镜头表现出不雅的吃相。所以,将贵方的菜品剩余了许多。然而阮师傅的鱼汤,细心地除去了所有的鱼刺,让观众的食感很好,因此得票率就比较高。”

         在她的详细讲解下,李政贤的面色有些发黑,看着盘碗里剩余的大块螃蟹有些难受。许多人只是草草地吮吸了一下,尝了一点滋味,根本就没有细细地拆开螃蟹品尝,无法享受到最美味的蟹肉。他对观众们的镜头负担感有些无法理解,明明在k国大口地吃螃蟹,用手拆分再普通不过,怎么到华夏来就不适用了呢?

         但这样的事实面前,他先前抗议的内容就站不住脚。李政贤只有偃旗息鼓,快速地招呼助手准备下一道菜,想要在下一道菜品中拔得头筹。

         而阮家人这边却是悠闲放松,冬冬喝了两小碗鱼汤,腆着小肚子正翘首以盼靳白给他拆蟹肉。

         靳大经纪人耐心极了,用筷子一点一点将对方送来的交换品尝菜品蟹肉煲拆开,剔出一小碗蟹肉,浇上一点点汤汁,送到了冬冬的嘴里。这个小娃立时美得眯起了眼睛,整个人都乐滋滋地笑成了一团。

         “好吃吗?”靳白问道。

         冬冬大口咀嚼着蟹肉,下意识地就点点头,“嗯。”

         却没想到下一句靳大经纪人赫然给他挖了一个坑,“那和酸鱼汤比较呢?”

         冬冬想了想,笑道:“酸鱼汤好喝。”

         竟然是没有被他给框住!

         在一旁听到了阮青青忍不住出声道:“哎,靳哥,你作弄冬冬干什么啊?”

         却不曾想靳白唇边竟然扬起了一抹狭促的笑容,径直回答道:“好玩。”

         阮青青:“……”

         对着摄像机镜头,她到底应不应该向他提醒一下形象这件事?

         然而网上,广大收看直播的网友们却因他的这一句话炸开了锅。

         “麻蛋,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简直是太——苏——了!”

         “靳大神简直是行走的荷尔蒙,只看脸就想跪舔他,更别说声音还这么磁性悦耳,分分钟耳朵就想要怀孕!”

         “我、、、我要自荐枕席!靳大神,你还缺会说会笑上过大学的女盆友吗?考虑一下我啊!”

         “……楼上的亲是不是刚通网?靳大神早就是二青的啦!阮妹子威武!好棒!”

         “同意楼上10086!俗话说得好,要想收服一个男人,先要征服他的胃。自荐的妹子,要是没有二青的厨艺,就别出来混了!”

         网上五花八门的评论炒成了一团,赫然从美食节目歪楼到了怎样用美食攻略男神,网友们已经支招出了108式,花式讨论做菜投喂男神的方式。

         虽然结果有点偏颇,但这热闹的氛围却是节目组喜闻乐见的,只恨不得相关的评论越多越好,收视率一举冲到首位才行!

         哪知他们还没开始公关运作,微博上的知名营销号已经率先炒出了相关话题。

         “#男神女神联手做美食#”

         “#靳大神首次公开上节目,只为支持二青娘家人!#”

         “#软糖cp契合感满满,公开后首上节目现身#”

         几个话题瞬间就被炒成了热门,就连知名网络段子手“缘来缘往”,也不禁转发调侃道:“作为一只单身狗,今天看节目收到了双重伤害,某某软糖夫妇简直就是要甜到家了!”

         他的一句话引起了网友们的纷纷共鸣。

         “我已经狗带/(tot)/~~”

         “同受伤!能不能爱护一下我这个小动物,不要虐狗!”

         “哎,靳大神和二青两个人,简直就是我理想中的婚后状态~我决定了,明天就要去相亲!”

         仍在节目直播现场的阮青青浑然不知网上掀起的惊涛骇浪,而是无奈地对着靳白说道:“靳哥,你带着冬冬挪一挪,不要堵在这里,挡住我们进出了。”

         靳大经纪人被她嫌弃了一通,反倒是一点都不介意,笑着单手抱起了冬冬,将他带到了厨房的门口。两人一起蹲坐在小马扎上,排排坐,眼巴巴地等着投喂。那副傻萌的样子,让阮青青不忍直视。

         第二道菜品名字叫做“冬雪小排”。名字诗意,造型也精美,用白色的糖粉做雪,细细地用筛子在盘子上洒过一层,霎时间就为深色的方形盘碟增添了美感。

         然后,阮爸用上好的小排去骨改刀,在酸甜的酱汁中烹饪入味,摆放在糖霜之上,色泽瑰丽,尤为美貌。阮哥同时做了一款清爽的配菜,用数种不同的生菜洗净镇入冰水中,捞出和特别调制的塔塔酱搭配在一起,清脆可口,又好吃开胃。

         阮家人不紧不慢,正欲掐着时间上桌,却没想到这次反倒是对手李政贤那边手脚快了一点,抢先为观众奉上。阮爸倒也不急,招呼几人坐下来休息,稍作等待。

         阮青青见状,立即从锅里捞起了一碗排骨,配上生菜沙拉,送到了靳白和冬冬面前。

         冬冬的眼睛立时就晶晶亮地充满了惊喜,忍不住就想流口水,让人不禁好笑。靳大经纪人虽然是克制了一番,但阮青青仍然眼见地看到了他的喉结微微动了一下,她不禁笑道:“吃吧,热乎的呢。”

         听她一发话,一大一小霎时间就齐齐动手,享用美食。

         反倒是坐在一旁的阮爸和阮哥被冷落了一回。阮爸轻咳了一声,对着儿子嘱咐道:“锅里还剩了不少,盛出来让摄像师们都尝尝,扛着机器拍了这么久实在是太辛苦了。”

         听到这话,摄像师不禁欣喜地抖动了一下子镜头,立时让电视前的网友们不满了起来。

         “摄像小哥你手抖什么啊,我们只看能不能吃,哭瞎!”

         “我也饿!深夜看美食节目,简直是太虐了!”

         “同饿!不行,我得点外卖,求问a市哪家外卖能做糖醋小排?”

         网友们正纷纷讨论着美食,没想到一个声音突然炸了出来。

         “卧槽,刚才镜头晃过去的那个动作谁看到了?靳大神在干什么!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