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冰王
    “轰!”在胡天杨等人的合力出手下,那冰墙终于是碎裂了。

     冰墙破碎,许多白烟弥漫而起,令得人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突然,没有任何征兆地,一道光波往胡天杨的方向打去。胡天杨急忙跳开,但还是被那光波擦到了手臂,一道血痕就此显现出来。

     陈林此刻就在那胡天杨后面,那光波于是径直往陈林飞去。幸而陈林得了冥浩提醒,早早地准备好,及时跳开了。因此他就没有胡天杨那般狼狈。

     那光波打在冰上,那冰竟是凹进去了足足有一米之深。这等威力,不容小觑。

     “谁打我!”那胡天杨望了望自己留着血的手臂,大叫道。

     “没想到现在的人类这么猖狂!真当以为魔兽都是那么好欺负的吗?”这声音不同于一般的声音,格外地有威慑力。还好陈林这次再冥浩的保护下,没有恐惧。

     “怎么会?胡老?这里怎么会有魂阶的魔兽?”那胡天杨暴躁地对这身旁那老者吼道。

     “这,我也没有想到这里竟然会有这么高级的魔兽,那张纸上也没有什么记载……”胡天杨身旁那老者知道自己坏事了,尽力辩解道。“少族长,眼下不是责怪的时候,怎么对付这家伙才是正经。这魔兽虽是魂阶,但我们胜在人多,也不一定拿它没有办法。”

     “哼,你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等级的差距是数量能够弥补的吗……”胡天杨话还未说完,又是一道光波射来,显然那魂阶魔兽已经不耐烦了。

     这时,陈林才定睛观察了一下这魂阶魔兽。那魔兽足有五米高,体型硕大,而且全身都是蓝色,身上有些部位还有冰晶。头上的晶是透明的蓝色,绚烂无比,格外显眼。

     “是冰王。”冥浩说道,“生在地底极寒之处,所有攻击都带着冰属性。是相当棘手的敌人。不过还好,你的计划不是打败他,而是寻宝。说到冰王,那必不可少的便是冰晶髓了。你四处找找,看看有没有通体透明,但呈粘稠状的液体?”

     陈林很听话地在这洞里仔细寻找,而另一边则是截然相反。

     “这位兽王,我们只是无意打扰。还望您能放我们离开。”那老者与这冰王谈判道,虽然他并不抱有多大的期望。而且他连敬语都用上的,对人类而已,对魔兽使用敬语,绝对是一种耻辱。但眼下,与之谈判恐怕是弥补自己过错的最佳办法。

     “哼,你们打扰我休息,破坏我巢穴,还想这么一走了之?正好好多年没有人来找过我了,正好动动手。”冰王一点客气的意思都没有。

     胡天杨终于是忍不住了,他本就是年轻气盛,如今被一只魔兽欺压,本就极为不爽。他这么客气地对待这魔兽,它竟然还不领情,这怎是他能忍受得了的?

     “眼前这只魔兽虽然实力强横,但是我们人多,而且我是火属性,对他有一定的克制,我们还有许多可用的手段以及魔兽所没有的策略。况且我们身形较小,较为灵活。我就不信了,这么多优势加起来还敌不过一点实力的差距。今天,我们就要把这个魂阶的魔兽干了!”胡天杨对着他身旁的一行人说道。

     那一行人似乎是极为的不愿,但无奈此行是胡天杨领头,而且他还是少族长,他要是出了什么事估计自己也不好过。因此,他们只得被迫接受了胡天杨的决定。

     胡天杨一行人分散开来,冰王已是魂阶,具有一定的灵性。从刚才的对话中,他听得了胡天杨的话语,知道他们想对付自己。不过他对此却是不以为然。当然,他已经懂得了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对着那胡天杨,直接撕咬过去。

     “该死!”那胡天杨见到冰王直接是往自己扑来,感到不是很妙。毕竟他俩实力差了太多。

     那冰王速度极快,胡天杨要想躲避显然是不可能,他也只好迅速蓄力,在那掌间,竟然是直接燃起了明亮的红色火焰。

     胡天杨举起他那燃烧的火焰的拳头,往那冰王打去。与此同时,扩散到四面八方的人也是一拥而上。

     胡天杨的手与那冰王的巨大的爪子撞击在一起。那手上的火焰,刚碰到冰王的手爪,就立刻消失不见。冰王力道极大,根本就不是胡天杨所能够抗衡的。那胡天杨被冰王一拳击飞,狠狠地撞击在了身后的冰墙上。

     那冰墙陷进去了五公分,胡天杨周围都是冰墙裂开的一道道痕迹。胡天杨刚撞到墙壁,就是一口殷红的鲜血自其口中喷出。他那只与冰王硬撞的手指,皮都不知去了哪里,直接显露出里面的肉。

     反观那冰王,虽是同时承受了将近十位地阶强者的攻击,但他的身上竟是连一道伤口都没有。反而是那些进攻他的人手掌全部发紫,显然是被冻伤了。

     “少族长!……该死的!”那老者顾不得自己手掌受伤,于此比较起来肯定是少族长的命比较重要。他眼见少族长被一掌击飞,受了重伤,大叫道。

     “嗯?我想我找到了,通体透明呈粘稠状的液体。”与胡天杨那边的激烈碰撞相比,陈林这边倒是显得悠闲许多。“这就是冰晶髓么?”

     “当然不是,这是寒水。冰晶髓我早就找到了,眼下不过是要寻找装它的东西。”冥浩淡定地说道。

     “你早就找到了?那你怎么不早说?亏我在这里找这么久。”陈林抱怨道。

     “冰晶髓是那么容易取走的么?”冥浩说道,“就好像你把冰带离这里,而不加任何保护,你觉得它能存在多久?这寒水,是最好的保存冰晶髓的物质了。”

     说完,冥浩原本环绕着陈林的烟雾就变薄了一些,透出一缕来,进入到了那寒水中。那寒水中央,忽然变出一个小圆球。那小圆球显然是由寒水组成的,只是它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形状,陈林就不知道了。

     “拿好它。”冥浩的声音在陈林耳边响起。

     陈林伸手拿起那圆球,出乎他的意料,手上没有任何粘稠的感觉,而是似果冻一般柔软,似水一般纯洁。

     “这样不行,我们得合力攻击它的弱点。”胡天杨与这冰王交锋了两个回合,已是被冰王全面压制。

     “这冰王的弱点,是它头上的那颗冰晶。如果用火属性的攻击攻击那冰晶的话,说不定能有奇效。”那同样是狼狈不堪的老者说道。

     “好。”胡天杨说道,眼神带着一丝冷酷和阴寒。“你们四人,合力进攻那冰王头上的冰晶。我与其他人一起拖住它。”胡天杨用手指指了指其中的四个看起来较为弱小的家伙。

     “是!”那四人齐声答道,眼神里竟是闪过了一丝欣喜。这也难怪,要是他们成功击败了这冰王,这头等功就要记到他们头上了。

     “胡老,我们上!”说完,他用那早已是血淋淋的手臂再次打向冰王。不过,估计这手臂以后是不能再用了。

     冰王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但是也不以为意。一般的魔兽弱点确是是在头上的晶,但是他已是魂阶魔兽,能给头顶的晶不小的保护。他们要是想着轻易就伤到自己头上的晶,那是不可能的。因此,冰王也没有多在意那些被指派来攻击他的晶的人,而是继续把目光落在胡天杨身上。显然对他来说,这胡天杨才是最有价值的。

     冰王再度举起那巨大的手臂,又是一拳打到了胡天杨的手上。这次他有些不耐烦了,用了很大的劲。那胡天杨手掌先是一阵剧痛,然后发现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手掌了。

     旁人倒是看得清楚,胡天杨的手掌,直接被扭曲,然后自胡天杨的手臂脱落下去。那一拳,直接把胡天杨的手掌打得离开了手臂。

     胡天杨还不只是断臂这么简单,身体也是飞出,重重地跌落在了冰地板上。

     “该……死,给我……爆!”胡天杨被这冰王直接打断了手掌,已是气的有些语无伦次。但是,他的嘴角还是飞快地抹过了一丝奸笑。

     那被指派去攻击冰王的四人,虽是合力往那冰王的晶打去,但是那晶依旧完好无损,没有任何要破碎的迹象。但当他们正准备撤离时,胡天杨的那个“爆”字忽然说出口。

     突然间,他们身体急剧膨胀。那肚子直接涨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球,然后便是爆裂开来。这一爆,出乎了除了胡天杨之外的所有人的意料。

     四位地阶强者,竟是突然爆炸,他们体内的能量在这一刻都全部爆发开来。那熊熊燃烧的火焰,映在所有人的眼里。

     这样突然的强大的能量爆发,显然也是出乎的冰王的意料,没想到他们竟然还会有这种方法,来给他以足够强大的火属性攻击。

     在那烈火之中,冰王头上的晶表面覆盖着的冰缓缓融化,那冰晶也是有一道破裂开来的痕迹。

     “终于把你这鬼东西给收拾了吧?”那胡天杨显得很是高兴。“剩下的,一起出手!给我把这残了的家伙收拾了。放心,他们只是舍身救主,修炼了一门神奇的地技,才会自爆。你们没有修炼那地技,是不会有事的。”胡天杨见到那帮随着自己的来的人一副疑惑害怕的样子,解释道。

     那帮人虽然听了胡天杨的解释,但还是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不过,虽是如此,他们也还是都全部出手了。

     不过,他们,并没有见到胡天杨还在原地,偷偷狞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