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夺宝
    “什么?这里的守护者被……杀了?”胡天杨似乎很难相信。“那我们来这里有什么用?”

     “少族长莫要着急。”旁边的老者见胡天杨暴躁如雷的模样,赶忙安慰道,“虽然说我们损失了一枚神晶,不过我们也节省了不少力气,这并非不是好事。至少,我们在此处寻宝,没了一个很大的阻挠。”

     “你这么说也有些道理。”胡天杨语气显得稍稍平淡了些,“这地方可千万要有点值钱的东西啊,不然那一万银可就亏了。”

     “什么情况,这里的守护者被杀了是什么意思?”陈林问道。此时他离胡天杨一行人有些距离,问道。

     冥浩还是没敢现身,答道:“估计就是被你杀的了。这里的能量,与你那天杀的灰狼王有些相像。”

     “啧,那这里就是灰狼王的老家?不会有一帮小魔兽跑出来找我麻烦吧。”陈林有些担心,冥浩说过他体内神晶的能量是藏不住的。

     “这倒不至于。一般的小魔兽感知能力没有那么强,在我的庇护下应该不至于发现你。不过呢,既然来了这里,就寻点宝物再走吧。”

     “宝物?这地方寒冷彻骨,能有什么宝物?”陈林疑惑道。

     “什么寒冷彻骨,是一个极佳的修炼之所好不好。而且呢,这兽王存在了那么久,怎么会真的没有些宝物?不过是一般人寻不到罢了。”

     “绝佳的修炼之所?我可不想在这种鬼地方多待。至于宝物,怎么走了这么久都没见到,魔兽还能把它们藏起来不成?”

     “魔兽当然不会藏,但世界的创建者会啊。”冥浩说完,指了指地上。

     这洞越往里越寒冷,冰也越来越多。陈林此时已是足够深入,四周都是冰,已见不到岩石的踪迹。要不是有冥浩的保护,陈林在这种地方多一秒也待不下去。

     ”看到这块冰了吗,它可不一般。”冥浩手中蓝火再现,照亮了脚下的冰块。那冰块颜色与其他有些不一样,颜色似乎显得格外地淡。

     “你试着把这里打碎。”冥浩说道。“不过小心点,别被那帮人发现了。”

     陈林于是仔细研究了一下脚底的这块冰,发现它太厚,根本不是自己能够打碎的。

     “哎呀,我都忘了你实力只有这么点了!你还是得抓紧时间修炼才行,看看你,连块冰都打不破。”说完,冥浩手中的蓝火渐渐变大,到那冰面上,慢慢融化着地上的冰。

     地上的冰融化后,竟是出现了可以往下走的楼梯。

     陈林依着那楼梯缓缓往下走,那楼梯似是没有尽头一般通往地下。陈林走了约莫五分钟,不再敢走下去。

     越往下走,就越发的寒冷,陈林即便有冥浩保护,但那彻骨的寒意还是有不少透过了冥浩的保护,进入到了陈林体内。

     “走啊。”冥浩见陈林忽的停下来,急忙催促道。

     “我,我不想走了。这楼梯,根本就没有尽头。”

     “怎么会,尽头终归是有的,好不容易给你搞这么一条地道,你还要半途而废?你的远大理想呢?不行,我不同意,我们的交易……”冥浩话还未说完,却是听到了别人的声音,他对陈林说道,“不要说话,有人来了!”

     “这鬼地方怎么这么冷啊!”是胡天杨的声音,“还有,这楼梯究竟有多深?做这么深干什么?”

     “少族长莫要着急,”一旁的老者说道,“这里会有一道楼梯,必然不简单。既然是藏宝,就不会摆在那么显露的地方。我看呐,这楼梯越深越长,说明这里的宝物就越是珍贵。”

     “希望吧!”那胡天杨抱怨地说道,“这鬼地方谁都不想多待,我有些要撑不住了。”

     “少族长莫急,若是足够深入,必会不虚此行。”

     “唉,看来这楼梯也被胡天杨那厮发现了呀。这就有些麻烦了。”冥浩说道,“估计你的分成会少了许多。现在的你,不能现身,估计只能任由他们拿取宝物了。”

     陈林露出焦急的神色,却又不能说什么。他原本想放弃打道回府,但想想这地方本来也不是自己找到的,说来还是沾了别人的福分。要能找到些他们搜刮剩下的东西,估计也是不亏。抱着这样的心态,他还是继续往下走。

     又行了约莫五分钟,那胡天杨又开始抱怨了:“胡老,你有没有搞错,这楼梯也太深了吧?一个地阶魔兽真的能搞出这么大名堂?”

     那冥浩也是缓缓说道:“这里,恐怕不简单。这么深的楼梯,不像是地阶魔兽所能建造的。加之刚才一路都没有遇到小魔兽的阻挠,恐怕这里,还藏着别的什么魔兽。”

     陈林面色一惊,正想开口说话,却忽的又想起他不能这样做,只好闭嘴。

     “少族长,”那老者似乎也是感到有些迷惑,“魔兽所能为的终究有限,眼下我们已经这般深入,估计离那底部不会太远了。我们还是继续往下走走吧。”

     “最后再听信你一次,”那胡天杨语气显得很是不快,“若是再行五分钟,还不见底部,那这次可就是你判断失误的问题了。话说回来,那族罚好久没有实行了,我都快忘记了。”

     “是是是,”那老者似乎很是慌张,连忙应到。

     再行了约莫三分钟,那楼梯终于是到了尽头,眼前的是一面冰墙,冰墙周围与其他冰相接的地方有条小缝,显然是有什么人或魔兽刻意为之。

     “好家伙,终于到了。”那胡天杨说道,旁边的老者也是长叹了一口气,“胡老,你说说,这墙应该怎么弄开?”

     “呃,在这种地方,最容易的方法应该就是用力击打,将其轰碎。”那老者说道。

     “轰碎,不会有什么陷阱之类的东西吧?”胡天杨显得十分谨慎。

     “这墙应该是魔兽所放,魔兽一般思考能力比较弱,应该不会放置陷阱之类的东西。”那老者很有信心地回答道。

     “那好,”胡天杨不断地摩擦着手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这寒冷的鬼地方,终于能活动活动身体了。”

     胡天杨一掌往那墙上轰去,那股气势,竟是威慑到了陈林。地阶黄金段初期,果然不是盖的。

     但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那冰墙也不是那么脆弱。胡天杨一掌下去,除了让他不断地低语着“好冷好冷”之外,没有其它影响。那冰墙甚至连一条裂痕都没有。

     “这冰墙有点硬啊,我一掌下去竟是击不碎它。”胡天杨看着那完好无损的冰墙,说道。

     “少族长不要着急,那魔兽毕竟存活多年,有些宝物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这冰墙,估计就是用了什么手段,才会变得这般坚硬。我们一行人一起出力,应该能打碎它。”那老者虽是对这冰墙的坚硬程度有些出奇,但还是相信他们有能力打碎它。而且这冰墙里,必定有什么宝物。

     “好!”胡天杨说道,“大伙听好,等下我发号令,我们就一起攻击这冰墙。”

     “有点意思了。”冥浩久未说话,此刻终于说道,“你知道这冰墙有什么特别的吗?”

     陈林摇了摇头。

     “这冰墙特别硬,”冥浩说道,“是吧?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用了什么宝物让它变得坚硬,就像刚才那家伙说的一样。比如说冰晶髓啦,……”冥浩滔滔不绝地列举了一大堆宝物的名字,听得陈林一脸茫然。

     “不过呢,从这冰墙看来,它并没有使用任何宝物。我从这冰墙里感应到的,只有冰和一股精纯的能量。也就是说,它里面是因为有着能量才会变得这般坚硬。”冥浩发出一阵诡异的笑声,“你懂得给物品注入能量吗?”

     陈林再度摇了摇头。

     “就知道你也不会。想给物品注入能量,就必须学习一门叫做‘入能’的魂技。虽然这只是一门下等魂技,不过你也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

     陈林惊讶地整大了眼睛,他自然是知道学会魂技是什么概念。灵地魂天神五阶,各有不同的技能可学。因此,这些技能就被分为五种,灵技,地技,魂技,天技,神技。能学习魂技,代表那生物达到了魂阶!

     “可惜这小老头还是太年轻啊!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不过他只是地阶,魂技估计还没见过,但是等下就有好戏看了。这冰墙内的能量并不十分强大,这帮人要是合力一击估计还是可以打碎的。我早该想到这么深的楼梯不会是一个地阶的小魔兽所为。不过无所谓了,你眼前的这帮家伙估计要麻烦上身了。说不定都不用你动手,这什么胡天杨就直接那什么了。”冥浩没有说得明白,不过是人都知道他是怎么个意思。“你也别闲着,他们即使是遇上了魂阶,也必然会有所反抗。那魂阶魔兽也会被他们缠着好一会儿,你得去找找什么宝物才行,给他来个渔翁得利。”

     “大家伙准备好了没有,好了?上!”胡天杨喊道,他要开始给自己找麻烦了。可惜他此刻还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