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风味无风限
        刘一根手握着被谢婉儿捏得有些温热沐浴露,嫩绿的包装,瓶子是英文字母,刘一根也不认识这是什么牌子。本来心跳有些快的刘一根,如今关了门,听到谢婉儿的脚步声离远了,心才有些宽下来。

         待他仔细注意起狭小的卫生间时,才发现寡妇家的条件没有二十四小时供应的热水。刘一根无奈的苦笑着,看来今晚自己是要洗冷水澡了,要是不洗,身上的汗水真的会黏糊得身体难受。

         刘一根洗完澡,穿上寡妇詹颜红当年穿过的孕装,还别说,寡妇詹颜红的这件衣服真的很大,刘一根套上竟刚好。

         刘一根穿着女花点孕装打开卫生间的门,莫名的一股风往孕装下面钻去,刘一根感受到微凉才明白自己下面没有穿小件裤,那孕装的下摆刚好遮住下身重要位置,不过在刘一根走动的时候,下面顽皮的东东有时候会捣蛋的探出头来。

         刘一根害怕自己这副着装会惹来谢婉儿的嘲笑,他急忙的往房间里赶去。他一进房门,立马把房间的门反锁上。也就在门一反锁上,刘一根迫不及待的把宽大的孕装脱了下来,他转过身,随手将花点孕装扔在一张木凳上,然后往床前走去飚。

         可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他一丝不挂的楞在了原地,他的面前谢婉儿背对着他正在穿着玫瑰红的胸衣,而下身只穿了件连白皙的屁股都包裹不全的小件裤,而谢婉儿身旁边有一盆水,水里飘荡着一条白色的毛巾。刘一根断定谢婉儿刚才在房间里洗澡,可是,为什么她要跑到自己住的房间来洗澡呢!

         谢婉儿刚擦洗玩身体,玉雕般的曼妙身段淋漓尽致的出现在刘一根的眼里,刘一根眼睛瞪得大大的,全然不顾自己光着身体亮着条儿出现在房间内。

         谢婉儿听到身后有动静,她捂着没有扣好的胸衣转过身,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叫了起来,“啊!秭”

         谢婉儿看到了刘一根下身嚣张的家伙后,脸片刻就通红了起来,她快速的转过身,急忙跳上床钻进了被褥之中,把整个人都埋在被褥之中,而刘一根在谢婉儿的惊叫声中,也不在犹豫,立即找来那花点孕装穿上。大概是受了谢婉儿美体的诱惑,或者是受到了谢婉儿的惊吓,下身那条东东,竟撑着冒出了头来,任刘一根如何拉住下摆将衣服往下拽都无法将那刚毅的家伙遮住。

         正在自己房间里的寡妇詹颜红听到女儿谢婉儿的惊叫,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连忙赶到女儿谢婉儿的门口,敲响了房门。“婉儿,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啊!”

         刘一根尴尬的站在门背后,硬是不敢吱出声来,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床上钻在被褥里的谢婉儿听到母亲詹颜红的敲门问候声,连忙探出头来,当看见刘一根慌乱的样子,她竟有想笑的冲动,不过当她往下看些的时候,这次看到的东东威风的指着他。谢婉儿脸红得像一块红布一般,她在看到刘一根用唇语求饶的神态后,她闭上眼睛捂住鹿撞般的心窝,出声对门外的寡妇詹颜红说道:“妈,没事,我,我刚才看到了一只蟑螂,它把我吓了一大跳。”

         “哦,婉儿,那你睡下了没有!”

         “妈,我在房间里擦澡。”

         刘一根听着谢婉儿跟她母亲的对话,他再仔细的看房间里的摆设,竟然让他发觉跟自己之前看到的房间不一样,难道,自己是走错了房间吗?

         寡妇詹颜红听说女儿婉儿是见到了蟑螂吓了一大跳才惊叫出声的,她摇头苦笑,婉儿从小就胆小,特别是对那些虫鼠类特别惧怕。

         寡妇詹颜红径直往小女儿谢媛媛的房间走去,因为今晚刘老师住在她房间里。她来到房门口,发现房门是虚掩的,她轻轻一推,门豁然开了。她往房间里望去,里面静悄悄的,刘老师根本不在房内。寡妇詹颜红若有所思的走进房间,随手将门关上,然后坐在床沿边上,发着楞,等刘老师回房间。

         刘一根听到寡妇詹颜红的脚步走远后,慌乱的心才有些平复下来。而此时床上的谢婉儿,钻在被褥里,只探出个头来,她羞涩的对着刘一根轻声喊道:“刘老师,你过来一下!”

         “哦!”刘一根应了一声后,就边走边抖擞着刚毅的家伙,轻手轻脚的来到谢婉儿的床边,谢婉儿的身子在被褥中蠕动了一下,她头朝里面,后脑勺对着走过来的刘一根。

         “给,你把这个穿上!”谢婉儿是有意要整一下刘一根,她刚才把自己身上穿的小件裤脱了下来,她要让刘一根穿上,不然他底下那好事丑陋的东东又在耀武扬威着。

         “啊!我穿你的小件裤!”刘一根看着黑色蕾丝小件裤,不说穿女人的小件裤不好看,就是这么小自己如何穿上呢!何况下身刚毅家伙正威风凌凌的。

         “你穿不穿,你不穿我就喊我妈过来了!”谢婉儿威胁着刘一根,她可不想再看到男人那硬朗的东东,她看了心跳加快,浑身不自在。就算她的小件裤小,他刘一根应该能勉强穿得上。

         “我,我穿还不行吗?我的姑奶奶啊!”刘一根心想今天是栽在了谢婉儿的手里了,等日后自己将她泡上床之后,再好好折腾她。如今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暂且满足谢婉儿的要求便是。

         刘一根折腾了好一阵,才将谢婉儿的小件裤穿到身上,他那刚毅的家伙被勒得好难受,简直就是紧箍咒。“婉儿,我穿好了!”

         “哦!”谢婉儿听刘一根说下面穿上她的小件裤了,才放心的转过头来,她一看那蕾丝小件裤穿在刘一根的身上,那可是相当有情趣,要不是谢婉儿强忍住,她早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从蕾丝小件裤包裹的外形看,刘一根的那家伙确实不小,谢婉儿看过一些生理的书,书里也写有男人的那东东有多长有多粗。她那时看那些书,看后总是面红耳赤的——|

         谢婉儿抬起头来,她总不能老是盯着刘一根下面看,毕竟自己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女孩。但当谢婉儿看着刘一根穿着老妈那孕妇装时,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刘老师,你要是扮成个女人肯定会风味无限!”

         刘一根现在这样子看多囧就有多囧,他本来就不好意思,被谢婉儿这般调笑,脸不想也通红了起来。刘一根心里同时也打定了主意,自己明知道走错了房间,也要装傻到底,他对着谢婉儿埋怨着说道:“婉儿,你怎么跑到我的房间里来洗澡了!”

         “什么叫我跑到你的房间里来洗澡啊!明明是你钻进人家的闺房,对了,你老实交代,是不是你躲在门口偷窥我擦身子啊!”

         “呃!怎么可能,我可是正人君子啊!婉儿,你说我跑进你的房间里来,那我的房间在哪呢!”

         “笨蛋,你今晚住的房间是我妹妹媛媛的,在我房间的隔壁一间。刘老师,你是不是想住我房间啊!”

         “嗯!——不是,婉儿,我是说我——哎!那个,我怎么就解释不清楚呢!不跟你说了,我回我房间去了,对了,婉儿,你妹妹谢媛媛的房间在哪里?”刘一根越说越急,本来是有话说的,到最后竟不知道怎么说,要是说自己想住她的房间,那婉儿不骂自己是色狼吗?

         “哼,流氓,你真要敢住我的房间,看我不把你那根东东剪掉不可。”谢婉儿狠狠瞪了刘一根一眼后,继续说道:“我妹的房间就在出门左手边第一间就是!”

         刘一根还真怕女人惦记着自己下身的那东东,他没想到谢婉儿竟有这么狠毒,要剪他的那命根子。他话也不敢多说,急忙往房门处逃窜着,待他拉开门后,刘一根甩下一句话“就怕你舍不得剪哦!”然后将谢婉儿的房门砰的关上了。

         “流氓,你刘老师就是色狼!谁说我舍不得了!”谢婉儿嘟着嘴在床上嘀咕了一阵然后爬出被褥,要是此刻刘一根在谢婉儿的房间里的话,就会看到眼前的谢婉儿,光着下身小心翼翼的爬下床,雪白的臀部,惹眼的黑丛林,美丽感性的大腿——要是刘一根真见到到这般艳景,准会激动得流鼻血。

         谢婉儿刚才可是把自己穿的蕾丝小件裤给刘一根穿了,害得她现在还要到衣柜里另找出一条小件裤来穿上。谢婉儿光着下身,有些担心刘一根会突然一下子又冒冒失失的闯进来,到时可真是春光给全部外泄光了。

         刘一根来到隔壁的房间,推门走了进去,这下身穿着谢婉儿的小件裤,确实勒得心慌,下身的东东也特别的不自在。刘一根进了房门,把房门反锁上,然后低下头拉扯着撑得鼓鼓的小件裤。当他拉扯了一会谢婉而的小件裤后,抬起头却看见寡妇詹颜红正盯着自己看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