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能帮我摸摸那里里吗
        黄晓山扑倒一个感性的美女后,取出那美女身下的香郁小件裤裤闻了闻然后塞进自己衣服的口袋,而另一个感性美女看黄晓山只光顾她的小姐妹,却把她冷落在一旁,她是知道的,这活要是谁干得多,当然小费自然要多些,她一急手伸出去想拉扯黄晓山到自己波涛***的怀中来,没想却不小心让黄晓山摔在了小姐妹的身上。

         那小姐妹被黄晓山这无意的一压,顿时矫情的重重的哼了一声。黄晓山本来就有些火急火燎,他被这么浪的声音给振得更是兴奋不已,他爬起身子,一把将那推他的感性美女按在她小姐妹的身上,身下的小姐妹可不干了,她喊出声来:“香姐,你压死我了!”

         “慧妹,我无奈啊!是人家黄公子要我压到你身上的。”黄晓山也不理会两女的言语,他兴奋的也把香姐的小件裤从裙底脱了下来,闻了闻顺手也塞进了自己的另一个口袋中。

         慧妹无端的被香姐压着,心里肯定不乐意,她不停的挣扎着,想把身上的香姐给推下身。已经掏出家伙的黄晓山看着香姐在慧妹的身上摇摇欲坠,连忙出声道:“小慧小香,你们乖乖躺好不要动,到时好处会多给你们些的。”黄晓山想着本来是计划让这两女伺候好周建南的,现在自己在上她们,说不准周建南等会吃完那边有可能还要吃这边的。所以多付些酬劳给小香小慧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黄晓山想到周建南等会要折返回总统套房,他得尽快完事,不然周建南来了就有些麻烦了。那躺在沙发床上的两女听说等会可以多拿好处,自然不干乱动,小慧尽管郁闷,但想着可以多拿到钱,而多拿些就可以去买自己喜欢的品牌衣服了攴。

         黄晓山也不再继续耽误时间,握着家伙就塞进了小慧的身体,小慧被黄晓山这么一顶,“啊!”兴奋的叫出声来,刚才的郁闷这下彻底的消失了。她随着黄晓山的顶撞而不停的动着下身,起起伏伏的迎合着黄晓山的冲击。

         压在慧妹身上香姐听着小姐妹的兴奋声音,她的胸前软峰被黄晓山粗鲁的揉捏着,她心里痒痒的,她的下身在黄晓山撞击慧妹的同时,也撞到自己那片芳草地上,本来黑油油的草地开始慢慢冒出泉水来,泉水一小滴一小滴的落在黄晓山的根上,进进出出的根顿时湿漉漉的。

         香姐摸着黄晓山结实的胸膛娇滴滴的说道:“黄公子,你偏心,你好处都给了慧妹!”香姐嘟着嘴,撒起了娇屦。

         黄晓山正干得舒爽无比,当然不舍离开那让人欲仙欲死的玉洞。他抽得猛,插得狠。慧妹呻吟阵阵,身体兴奋的扭动着。香姐被这么上下的折腾,难受之极,她不得不伸出手去抓黄晓山那坚硬的家伙,她想跟慧妹争抢一番,想把黄晓山那坚硬的家伙拔出来,然后重重的塞进自己的洞口之中。也好解解自己心痒,身体下的想。

         “黄公子,我也要,你不能偏心!”香姐无力的身体难受得已经有些颤抖,她真的无法忍受这份煎熬,她的手触碰到活动着坚硬家伙,身体禁不住被幸福的电流了一下。这股电流让她一阵飘飘然。香姐像抓泥鳅一样抓了黄晓山那湿漉漉的根,好几次快抓住都被逃脱了,她不气馁的抓着,也就在黄晓山身体有些颤抖的时候,香姐终于抓住了黄晓山坚硬的家伙,从慧妹的身体深处拔出,尔后,迫不及待的重重塞进自己潮湿的洞里。

         “啊!”香姐终于幸福的呻吟了起来,刚才那份电流的快感在黄晓山猛烈的撞击下再次在身体中流窜着。

         黄晓山没想到换了一个洞,这感觉更是快乐无比,香姐的洞要比慧妹的洞温暖许多,而且随着香姐身体的颤抖,那温暖的洞里收缩般的紧紧包裹着黄晓山的那根坚硬的家伙,黄晓山的家伙被这般温暖的拥裹着,快乐得要死,他在一段猛烈的进攻后,快乐的情浪喷薄进香姐的身体之中。

         对于香姐和慧妹两个***很强的女人,黄晓山当然不能同时满足两个,就算单独一个也是让他勉强应付半饱状态。

         黄晓山在发泄完欲火之后,叫慧妹帮忙舔干净家伙后,穿好衣裤,再叮嘱两女一番后,扔下一沓钱后就匆匆的出了总统套房。

         香姐和慧妹虽说没有吃饱,但看到这一沓钱的好处,俩人眉开眼笑的爬起身子,也不管下身不着裤子,上身被黄晓山折腾的凌乱无比的衣服和胸衣,两人你一张我一张的分起了钱。

         分钱完毕后,俩人收好钱,进了浴室,好好泡泡玫瑰浴。香姐和慧妹俩人脱得一丝不挂,一齐没入漂浮着玫瑰花瓣的玉池中——

         周建南在总统套房对面的房间里,看着双手紧捂自己胸衣的苏靓媚缩在床角处。他有些恼火,这女人真是难缠,明明跟自己已经发生过关系了,现在可好,还装着贞洁烈女竟然跟他捉起了迷藏,周建南气喘吁吁,他心里不住的嘀咕着,若是等爷捉到你这***娘们,让你快活得欲仙欲死,到时看你还愿不愿意躲避着爷。

         “靓媚,你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老是躲避着我!”都已经和苏靓媚相处半个多小时了,没想自己还没能干上她。不过在没干上苏靓媚之前,周建南一脸微笑,善意的问着苏靓媚。

         “周公子,求求你了,你就放过我吧!至于你那投资左源中学的事,我也不管了!请你不要在添加自责了,到时我在我老公面前如何能提得起头来!”

         “靓媚,我答应你的事情当然不会反悔,我今天去左源中学会见你家的老头了,投资的事已经办好了。再说我们被迫发生关系后,我也说过,要对你负责的。所以,我现在可是把你当做自己的女人了,靓媚,我这么的听你话,你真的不应该感谢我吗?”

         “除了这种事,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既然你这么把我当外人,我也不勉强你了,这样吧!你帮我按摩一下总可以吧!”周建南看苏靓媚一点都不上道,只能变着法子先接近苏靓媚,然后再来个霸王硬上弓不就事成了吗!周建南说完话,两手展开,就这么随意的平躺在床头上。

         苏靓媚在床的那一头犹犹豫豫着,最后只要不让她与他再发生关系,她给他按摩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想通了之后,慢慢的向床的那一头爬去。

         苏靓媚来到周建南的身旁,周建南没有像饿狼扑食般扑倒她。她略有些宽心,早已穿好外套的苏靓媚,温柔的为周建南按起摩来。周建南也会享受,一会说手臂有些酸,一会手脚有些痛,一会说腹部好压抑,硬是把苏靓媚忙活得满头大汗。

         周建南享受了好一阵,忽然,他睫毛一抖动,出声对苏靓媚说道:“靓媚,我不和你发生那种关系,你能帮我摸摸那里吗!”

         “这!”

         周建南看着正犹豫的苏靓媚说道:“靓媚,只要你帮我摸摸下面,我保证以后都不***扰你!”

         苏靓媚听到周建南的这个条件,心里有些动摇了,反正身体都被人家那个捣腾了,摸摸那个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苏靓媚自我安慰着,自己要是不按周建南的主意去做,到时周建南翻脸下来就很麻烦了。有时她跟老公睡在床上的时候,她有好几次想跟老公坦白,可是她害怕自己的坦白会让老公从此就爱她了。所以苏靓媚一直瞒着老公,想通过时间来让那羞辱的事情烂在心底最深处。

         周建南看着发呆的苏靓媚,他脸顿时冷了下来,“靓媚,自从那次跟你激情火热之后,我发觉我深深的爱上了你,你的身影让我无法自拔!我现在对别的女人都不感兴趣,唯独对你一如既往的痴迷!”

         苏靓媚知道周建南是在油嘴滑舌,可是女人就是心软,听着周建南的这番肉麻的话,她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不过周建南冷下来的脸,她也看得清楚,都说男人冲冠一怒为红颜,至于怒向女人,还是怒向别人,这个也只有周建南自己知道。

         苏靓媚无奈的把手伸向周建南的下身,她眼睛不敢看向手伸去的地方,就在她的手伸过去的时候,不小心触碰到了周建南裤子里的那条家伙。苏靓媚心里顿时一阵慌乱,她除了摸过老公的那条,其它男人的她可真没摸过,而上次她跟周建南在野外,她搞不清自己是处在什么样的状态下,她那是迷迷糊糊的。

         周建南被苏靓媚这么一触碰,顿时舒服的哼叫了一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