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肉酒酒清香烈酒
        左源中学晚自修下课后,女学生李美英便在宿舍里洗了个澡,并且将衣服洗了晾在窗台上后,便欢喜的去了刘一根的住房,可是住房里空荡荡的,却是不见刘一根的影子。言悫鹉琻

         女学生李美英躺在床上,无聊的翻来覆去,最后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刘一根在无根剑的剑身的空间里玩得不亦乐乎,除了吃喝之外还可以去“刘一根”的后宫看那些古装美女们跳舞声乐,很是惬意。当然这后宫现在除了他刘一根,就只有小丫头灵灵可以进入,其它任何人都不准进入。

         这是小丫头害怕白面书生起了色心而规定下来的。

         刘一根坐在黄金座椅上,小丫头灵灵如今跟刘一根以兄妹称呼,自然在一旁陪坐着睃。

         “根哥!要是当年的我,也算是身材绝伦,国色天香,岂是下面这些古装女子能相提并论的!”灵灵指着下面载歌载舞的古装女子对刘一根稚嫩的说道。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交流,刘一根知道无根剑可是一柄雌剑,属阴。虽说如今灵灵是个小丫头,但她绝对是个美人胚子,而且听她说修炼到成年人似乎很快。

         在小丫头灵灵的吹嘘下,刘一根心里还别说有种想见到她修炼到成年人的时候,是怎样的貌美如花,沉鱼落雁,还是妖娆妩媚鸷!

         本来下面那群载歌载舞的古装美女都不着任何衣服的,上次来时,让他看了至今都无法忘记的荒唐的百花裸开的芬芳景象。这次他是特别要求灵灵让下面的女子穿戴上古装的。

         妖娆多姿的古装女子别说真有一番韵味。

         如此激情群演,让刘一根痴迷不已,要不是最后小丫头灵灵困了,提醒刘一根回去,真不知道刘一根会呆在剑身里多长时间。

         一道银色光芒在刘一根住房里闪烁,从窗外飘进,刘一根睁开眼睛,竟然现身在了书桌前。

         要不是女学生李美英睡得沉,要是这突然现身的一幕,肯定会吓一大跳。

         洗了个澡,用浴巾将身体擦干后,裸身就上了床。

         古装美女的激情舞蹈,真的让他遐想不止,没有胸衣,没有小件裤,纯粹是真空包装,短装,只束缚住胸前峰峦的一半,而下面的绸缎只是围了一圈,这开缝处恰巧在前面,黑色的丛林里,草的芬芳四溢。

         声乐伴奏,神秘的幽谷让刘一根似乎聆听到泉水叮咚响,当时周身滚烫,若不是小丫头灵灵在一旁,他真有冲向前去感受那泉水冰凉的湿意。

         此刻他已经出了剑身,身上的滚烫依旧无法消散而去,若不是洗了个冷水澡,恐怕人已经变成了烧热的铁块了。

         稍微平静了一下心境,爬上床铺,本想抽颗香烟的他,看了一旁熟睡的女学生李美英,便放弃了抽烟的念头。

         女学生李美英在睡梦中,淘气的抿着嘴巴,淡淡的笑着,像一朵朵灿烂盛开的桃花。粉色的长吊带睡衣,胸前的两坨肉酒酒,从领口处滚出一大半。虽说李美英的肉酒酒没有熟女胡小花,寡妇詹颜红她们的大,但就是这两坨坨却有含苞欲放的韵味。

         肉酒酒的香,没有熟女们奶味十足,淡淡的清香,似像兰花一般。

         刘一根伸手探进女学生李美英的低领内,手握住一坨肉酒酒,鼓胀胀的,三分柔软六分弹性还有一分结实之感。

         这肉酒酒能有这番触感,其中少不了他开发的功劳。

         “讨厌,你拽着人家的肉酒酒好难受!”

         女学生李美英睡梦里蹦出一句话来,把他着实给雷住了。这胸前称呼为肉酒酒可是他从一本网络小说上看来的,自己也是刚知晓没多久,没想李美英竟然也知晓了,这难道是心灵感应吗?

         “草!”刘一根暗暗爆了一句粗口,之前看到这称呼,一时半会还真接受不了,肉酒酒,敢情那酒窝是凹进去的,可这胸前软肉却是肉酒酒,酒酒,香自不必去解释,可是这酒酒却有些难解释了,毕竟这胸前两坨可是凸出来的。

         难不成是指其如酒一般,男人的眼光光一触碰,整个人就醉了。

         刘一根苦笑一番,真不知道,那些网络小说写手是如何想象而来的。有些写手曾在博客上留言说过:男人离不开女人的同时,一样的离不开酒。酒可以醉一宿,而女人却让男人醉了一辈子——

         手揉捏着肉酒酒,他的整颗心都醉了,这酒淡淡清香,却没想会是这般的烈性。

         “刘老师,我想要你日人家——”

         睡梦中的女学生李美英说出来的话语让刘一根难以相信,难不成李美英也看了那网络小说不成。他摇了摇头,现在的女学生也真是的,没事不念叨着学业,却惦记着男女成人之事。怪不得李美英的学业成绩那么差。

         这不是她不够聪明,这小机灵精,可不是一般女生能比拟的,她心思细腻,而且心宽得很,不胡理取闹。

         此刻女学生李美英是走在梦里,而他则是走在现实当中,他也不含糊,竟然人家要自己日她,干脆就日她一会,也好解泄身体内蔓延的燥热。

         身子光光的他,如一棵裸树,手便是那枝桠,枝桠随风一吹,吊带睡衣如春湖中的水一般,涟漪不断,风渐猛,裙摆如波浪一样翻滚而来。

         枝桠探进那春湖之中,沾得一树身的春情。

         密匝匝的黑草地里,他已经迷失了自己,下身的东东仿佛一只亢奋的鸟,因为在那密匝匝的黑草地里,有着属于他的巢。

         鸟要归巢了,带着无尽的亢奋,热情四溢。

         “啊!”

         女学生李美英的梦醒来了,她突然喊出来的声音,就像是一块巨石落进春湖之中,声响可想而知。

         “刘老师!你这么晚才回来啊!”

         一丝痛楚被欢喜给掩盖而去。

         刘一根在女学生李美英醒来之时,就止住了运动。

         “美英,你怎么醒来了呢!”

         “你日疼人家了,不醒来才怪呢!”

         “不会吧!我可是温柔进入的!”

         “你还说呢!你不知道你下面那条玩意儿烫人着叻!”

         “我,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其实这也不能怪刘一根,下身那玩意儿滚烫自然没错,因为他周身已经滚烫的要命,手也是滚烫的,滚烫的手握着那滚烫的玩意儿,能有女学生李美英那番感触吧!

         “对了,美英,你在梦里称呼自己胸前的软肉肉是肉酒酒,你这是从哪里瞧来的!”刘一根疑惑的问道。

         躺着的李美英脸比刚才还要红,刘老师日她已经让她不那么的羞涩了,可是说起着肉酒酒来她心里可荡漾的很疯狂。

         “我,我在你书桌的抽屉里找出来的那本网络小说中看来的!”女学生李美英害羞的用嫩手捂住了眼睛,不好意思再看刘一根。

         那本网络小说中那些男主人公很荒唐,日了这个,又日那个,而且暧昧的场景活落落的整在眼前运动一般——

         想起那暧昧火热的场景,女学生李美英身体里酥麻了开去,心里痒得难受,身子也扭摆了起来。

         “刘老师,人家见了书里日人的场景,心里不好受,这些天我都想着你,总盼你早些回来。刘老师,你像书里的那般场景日人家!”

         刘一根压身在女学生李美英身子上,下身的那东东陷进了那软肉之中,滑溜溜的窜进窜出,兹兹的细微声响,就像是冷水落在烧红的铁块上发出的声响。

         “嗯——”

         女学生李美英任刘一根肉贴着肉,急速运动中的刘一根极像一独铁耙,深深浅浅的耕耘着潮湿的土地儿。

         日了许久,女学生李美英翻起身,此时的身体如在蒸笼里一般,滚烫渗进周身的每一个毛孔。她跨到刘一根的身上,手触碰了刘一根下身那湿漉漉的玩意儿,接着拽着,身子在压下去的同时,摆正了,很快就钻进了自己那处潮湿的软肉里。

         李美英跨坐在刘一根的下半身上,开始还较温柔的磨了一阵子的豆腐,没想才一会时间,她的身体就摇摆了起来,下身那地儿胀得她甚是难受,就像软肉中陷进了一根粗壮的骨头,每次深到底的冲撞,让她心花怒放的同时咬紧了牙关。

         奔腾,黄河之水滚滚不休。

         呻吟,房中之声滔滔不绝。

         先前是快乐不断,之后,娇小的女学生李美英有些受不住了,这女人一旦快乐的飞了那么一两次,从舒爽的高空摔下来,人就很是疲软。

         “刘老师,你可别把人家再日晕了。”女学生李美英躺在床上喘着粗气,懒得再动弹身体了。

         “美英,你就放心,老师我,我已经飞翔在云层内了,等,再等一会就要降落下去了!”

         刘一根的身体如盘旋在空的老鹰一般,翅膀突然不受控制,急速的下降。

         他身体在颤抖的同时,拔弄出下身的那玩意儿。

         一道乳白色的液体急射到床外。

         “刘,老师,你水枪喷水水到地上了!”李美英不知道哪来的劲儿,本想用两只靠拢在一块的手掌去捧接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