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爽溜溜
        幸福到底是什么?

         苏靓媚依靠在舒服的真皮沙发上,一身丝绸睡衣如月下银色的流水,浸漫了她的全身,使其荡漾出妩媚矫情。言悫鹉琻她在思索着,人活在于世,幸福到底是什么?

         她心里空荡荡的,本以为自己跟了周建南就有了幸福,可是——

         她叹息了声,落地窗外吹来一股冷飕飕的风,她的心跟着有些寒了。

         周建南,你现在在哪里啊!她清晰记得已经有两个星期没见着他睃。

         修长的玉指轻夹一颗香烟,打火机燃出一道亮光,烟雾瞬间开始在空中摇曳了起来。她小吸一口久违的烟雾,接着从琼鼻之中细细探出,飘到空中,一缕白雾,一缕夜晚的清风,白雾消散了。

         今夜是她最后一夜住在谢德宝和她曾经共同拥有的家,熟悉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他,还有她自己的影子。明天她就会搬出这套公寓,她和他的离婚手续已经托律师办好了,她没有去见谢德宝。

         想想谢德宝去那种肉-体场所纵情欢乐的情景,她就不能原谅他,同时也不能原谅自己鸲。

         如果说谢德宝是个坏男人的话,那么她十足是个很坏很坏的女人。

         她在他之前却是红杏出墙,是她先去偷情的,倘若之前在野外的那一次是逼迫的,那么后面的N次与周建南私会可是她心甘情愿,甚至是主动去的。

         这就是路,没有回头的路,既然走上路,那么也就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周建南已经在镇上帮她买了一套新的公寓,明天装修完毕,晚上就可以入住进去。

         而周建南说他也会赶回来的。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周建南此刻还没到,那么肯定是明天来了。

         苏靓媚抽了一颗香烟之后,摁灭烟蒂,起身回到卧室,躺下却发觉自己是一丝睡意都没有,一会想到谢德宝,一会却又想着周建南——

         镇宝大酒店里的一间总统套房内,周建南躺在床上,似醉非醉,微闭帘目。而洗澡间里却传来哗哗水声和两个女人打闹取笑的声音。

         “香姐,你的身材好棒哦!我要是男人肯定立刻马上把你就地正法!”

         “小慧,你的胸可是像皮球一般,让姐都嫉妒死了,快些让姐也找找手感!”身材高挑些的女孩,说着话的同时,两只玉手已经抓住那胸大的女孩。

         “香姐,你好坏!”慧也不示弱的伸手抓住香的胸部。

         俩人在偌大的浴缸里,光溜溜的打闹着,折腾出无数的水花。

         也就在她们两姐妹打闹的时候,周建南却是推门而入。

         “好啊!两个小妖精躲在这里打情骂俏的,不会是女女慰情吧!”

         “周少,看你说的,人家不是互相帮忙搓着对方的身体,洗干净些,然后好好陪您啊!”香对着周建南妩媚一笑。

         “要不,本少来帮你们洗洗!”

         周建南迅速的把全身脱得一件不剩,钻进了偌大的浴缸,这浴缸也真大,再进个两三人也不嫌拥挤。

         香和慧俩人游到周建男身旁,一左一右,香和慧用自己光滑的身体靠在周建南的身体上,俩人还把他的手臂拉到两乳之间。

         香的一只手悄悄的如蛇一般游进水中,游到周建南的下身,很快就缠绕住他的那条有些僵硬的蛇。

         周建南最喜欢的就是女人胸要大,臀部要丰腴翘圆。香臀部翘圆丰腴,而慧是胸大得超乎男人的想象。这两女孩各有千秋,都在镇上的初中就读,光是学生妹这点已经让周建南有好感挺刺激。

         香的手已经在水中拨弄着周建南下身的东东。周建南自然是周身舒爽无比,这乡下的女孩虽说有些粗手粗脚,不像城市里那些专业女性细腻周到,但这份粗手粗脚却是有另一番情调。

         “香香,你会潜水吗!”周建南一脸坏笑的看着香。

         香被这突然其来的问题给问得有些莫名其妙,她就是乡下人,村前就是一条河,她在村里潜水憋气不必男孩子差。

         “周少,怎么了,我会潜水啊!”香想不出所以然来,不解的问道。

         周建南把嘴巴凑近香的耳边悄声耳语了几遍,香听完顿时耳腮通红,心里暗骂着周建南,亏他相处这么损人的事来。不过想想最后多给些钱,她不看僧面也要看前面啊!

         “讨厌!”她娇滴滴的白了周建南一眼,玉手紧捏琼鼻,把整个头都潜入浴缸之中。

         “周少,香姐这是干嘛!”慧看见周建南和香鬼鬼祟祟的,而且还很是亲热,这人都是有私心的,她也不例外,一样的陪周少,她可不想到时拿钱的时候比香姐少。

         周建南嘿嘿笑着,也不说话,用手指了指下面,“慧慧,你要是也会潜水,跟香香一样,我到时也给你另外加些赏钱。”

         “好啊,我会潜水!”慧用胸蹭着周建南的手臂,她的一只玉手却是捏着他胸前的一颗小豆豆上,温柔的轻抿着。

         “啊!好爽!”这时周建南脱口喊出声来。

         “那个,慧,你在香香换气的时候,你就潜下水去,不要停,啊!真舒服!”周建南真有些佩服自己能想到这么一个好主意来。

         “什么嘛!”慧娇气的说道,香香姐到底潜在水里干嘛啊!慧把头埋进水里,眼前水里的一幕让她看了心里砰砰直跳,“我的肾啊!这都可以啊!”

         慧很快把头伸出水面,这水下的一幕,竟然是香香姐在帮周少吹-箫,她在农村里生活了将近二十年,从没见识过这般暧昧的水下场景来。

         也就在慧愣着出神的时候,香破水而出,急促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憋在下面本来就是件难事,并且还要忙活着,那就更加难了。

         “慧慧,你还不下去!”周建南狠劲的捏了一把慧超大的胸部,当时给了慧提醒。

         慧吃疼回过神来,学着香香姐之前的动作,玉手紧捏鼻子,把头深埋到水里面。

         这都什么更什么啊!不过还是蛮刺激的!

         慧在水面看到周建南那沉在水里的东东,挺立着,她也不在犹豫,一手握住那坚硬的东东,樱桃小嘴豁然开启,一口将他那东东含入口中,上下吞吐着——

         慧和香俩人你来我往的连续不断的潜入水中忙活着。

         周建南那厮舒爽得不得了,这岂是快活二字能形容得了的。

         一番下来,两女孩已经是憋得脸红脖子粗的,显然她们也是累了,香让慧取来滑套,她再次钻入水中,将其戴套在周建南下身的坚硬东东。

         香则是与周建南面对面,她爬上他的身体,玉手摸索到坚硬的东东,尔后,身体重重往下坐。刚才香香姐就给她眨眼示意了,男人只要让他快乐喷薄了,那么就不会受太多的罪。

         水面之上顿时飘逸着香矫情的呻吟声,且不说这呻吟声或真或假,反正周建南可是享受至极。

         。。。。。。

         啪嗒,啪嗒,水声阵阵,娇吟阵阵。

         香趴在浴缸沿边,蹲身在水中,而周建南已经像一只青蛙一般游到香的身后,身子豁然贴在香的身后,坚硬进入柔软肉-壁。

         在水里忙活,不愁润滑,周建南下面那东东很是顺利的进了香的下体内。

         “啊!”香在周建南的粗鲁的进入下,豁然吃痛。

         “周少,您能不能温柔些,搞得人家哪里好痛!”香撒娇道。

         慧则是抱在周建南,用她那骄傲的胸球,挤推着他的身体,若是有人在远处瞧见的话,还真以为慧那胸球超级弹性,把周建南弹来弹去。

         慧的一只玉手也没入水中,在周建南的菊花处磨擦着。

         周建南被慧的这么一手给搞得,顿时一紧张,菊花门紧闭,“啊”一阵爽溜溜,***像快乐的浪潮,喷薄而出。

         慧和香俩人终于松了口气,把周少摆平了,她们就可以顺利的拿到钱,拿到钱她良就可以逛商场了,靠出卖肉-体的女人,往往都会成为购物狂。她们总要用物质来充实自己满足自己。

         香温柔的将周建南下身充有液体的套取下,在三人扔进了垃圾桶。

         周建南穿了睡衣,靠在沙发上抽着香烟,茶几上堆着一沓钱,这些钱是赏给香慧二人的。

         两女在卫生间里洗漱一番,穿戴好来时的衣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周少竟然不用她们两姐妹陪夜了。俩人还担心周少会用不陪夜为借口少给她们钱。

         当她们有些忐忑的来到沙发前时,看到茶几上的那一沓钱,俩人眼睛为之一亮,很是崇拜。

         香扭捏上前,坐在周建南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撒娇道:“周少,您就让我们姐妹俩留下来好吗!我们想好好的伺候您。”

         慧也会意的向前握着周建南的一手臂,埋在双乳之间,娇滴滴的说道:“周少,我们想留下来伺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