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攻占女人最后的领地
        音乐女教师张雪站在学校门口不远处,她躲在一棵白果树下,毕竟这是学校门口,要是发现她和男老师在一起,明天学校里肯定会是轰炸性的新闻。她今天穿着一件蓝条衬衫,一条蓝色牛仔裤,曲线身材被勾勒得完美至极,一头齐肩的秀发,水灵灵的大眼睛注视着学校门口,学校里下课时的喧嚣早已安静了下来,路上几乎没有人走动,大概那些学生和老师们都洗洗睡下了。

         夜晚的清风吹拂在音乐女教师张雪滚烫的脸蛋上,有丝的清凉。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跳得有些厉害。

         “张老师!”刘一根突然出现在音乐女教师张雪的面前。着实把张雪吓了一大跳,“刘老师!”张雪看了刘一根一眼,尔后迅速又低下了头。刘一根记起一个成语来形容美女的:闭月羞花。此刻的音乐女教师张雪就像是夜晚里绽放的花朵,处子的体香,夹着淡淡的香水味。刘一根知道,这淡淡的香水是音乐教师张雪特别喷洒在身上的。他以前根本没有闻到她身上有过香水味。

         刘一根和音乐女教师张雪往河边走去,漆黑的夜里,没有星星和月亮,也不知道刘一根是故意还是无意,他和低着头的音乐教师张雪来到之前与胡小花来过的桥洞下,刘一根很奇怪今夜桥洞里怎么没有声音了。

         俩人谁也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站在河边,水汩汩的流着,发出哗哗的声响,河边吹来的风是潮湿的,吹在脸上竟很是冰凉。音乐女教师张雪张了好几次口,又闭上了什么也没说熨。

         刘一根闻着音乐女教师张雪身上散发而来的香气,就知道她站在身边。而这时沉浸的桥洞里突然传来了说话声:“小青,给我好吗?”

         “不行!——唔!”

         刘一根知道那男的吻上了女的樱桃小嘴,不然女人不会发出唔的声音来胶。

         “小许,你混蛋,你竟敢亲我!”啪,接着是一声响亮的巴掌声。看来那男的受到了冲动的惩罚,那男的能把那女的带到桥洞里,绝对是不简单的,他没有说话,一把将那女的紧紧抱住,任那女的如何挣扎也逃脱不掉,“流氓,你放开我!”

         那男的还是没有说话,手在女的身体最敏感处抚摸着。

         “啊!混蛋,你摸我下面,唔!——”

         “流氓,唔,你,你,吃我豆腐!”

         刘一根听了苦笑不已,这女的也是极品,敢来这种地方,她就不敢面对现实呢!女的叫小青,男的叫小许,难道是许仙背着白娘子与小青在暗地里偷情。

         这时刘一根也感觉到身旁的张雪呼吸有些不自然,好像渐渐急促了起来。

         “刘老师!”刘一根轻声的唤道。

         “嗯!”

         刘一根伸出手一把抓住了音乐女教师张雪的手,张雪没有挣脱,不过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滑嫩的娇手抓着就是舒服。

         而这时桥洞里传来了女人的尖叫声,“小许,不要!”

         “啊!——”

         哎,又一颗好白菜被猪拱了,刘一根心里叹息了一声。当然也有些女的做过处子手术的,她们娇柔做作也不得而知了。

         接着那女的哭得稀里哗啦的,好不伤心。

         那男的连忙哄道:“小青,你放心,我会负责的!”

         音乐女教师张雪的手被刘一根拽着,她依旧低着头,脸腮通红。刘一根能听到桥洞里的动静,她当然也能听到,她慌乱的对刘一根柔声的说道:“我们去那边走走!”

         “好的。”刘一根牵着音乐女教师张雪的手沿着河流往下走去。

         刘一根看到河边听着一张竹筏,“张老师,我们到那竹筏上歇会!”刘一根知道,如果不找个地方歇息,他和音乐女教师张雪有可能会茫然的走出很远。

         刘一根用手抹了一下竹筏,这竹筏每天都下水的,一般是干净的,不过刘一根用手擦一下,是为个了让音乐女教师能放心的坐下去。

         刘一根看着音乐女教师愣在那里,一把将她拉着坐下,而他贴着她的身体坐了下来。

         “张老师!——”

         刘一根刚喊出张老师,音乐女教师就插话道:“刘老师,你以后叫我小雪就好!”刘一根一听心里那个欢喜啊,真的无法形容。

         “小雪,你以后也叫我一根就好!”

         “一根,对了,你的名字怎么这么的古怪!”

         “呃!这是我老爸取的,他说我比姐多了那么一根,可以传宗接代了,所以就叫刘一根了!”

         “嘻嘻,看来你老爸也是重男轻女的!”

         “没办法,爷爷的贯彻思想,老爸和爷爷的思想都有些老封建,不像我们这一代思想越来越叛逆!”

         “那,一根,你打算以后生个女儿还是儿子呢!”

         “我无所谓,我个人喜欢女儿一些,要是我未来的老婆给我生个儿子,我还叫她给我生个女儿呢!”刘一根说的话纯粹就是糊弄人,他心里其实也是希望生个儿子的,再说了,自己有这么多的女人,他还真不相信生不出个儿子来。

         “你——”音乐女教师张雪说出个你字就没再说了,她突然脸一红,自己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会问起刘老师生人的问题呢!她跟他谈的应该是人生问题,而不是生人这类话题。

         “小雪,河边冷吗?”刘一根关心的搂抱住音乐女教师的肩膀,漆黑的夜给了男女害羞的机会,对方不会发觉到彼此脸上的神态,刘一根脸上可是***的神态,这一切都被暗夜遮隐住了。

         音乐女教师张雪本来想说不冷的,可刘老师的手已经搂抱住她了。说实话,她还是希望刘老师搂抱住她的,要是她说不冷的话,刘老师就没有借口搂抱住自己了,“还,还好,不过河边肯定会冷些的。”

         刘一根听了将音乐女教师张雪往自己怀抱中紧了紧,张雪也顺势头倚靠在刘一根的肩膀上。静静的俩人没有说话,局促不安的刘一根也没有任何动作,这静让他很不自在。

         “一根,你有女朋友吗?”

         “以前没有,不过——”刘一根话说了一半,狡黠的偷偷一笑。

         音乐女教师张雪的心都提了起来,她有些紧张,什么叫以前没有,难道现在刚有了一个。因为音乐女教师张雪刚来左源中学没多久,不知道刘一根的品性,刘一根可是个油嘴滑舌的主。

         “不过什么?”音乐女教师心虚的问道。

         刘一根把音乐女教师搂抱得更紧了些,“不过,不过现在有了一个!”

         “谁啊!是我们学校里的女老师吗?”音乐女教师有些失望了。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音乐女教师张雪知道她说谁了,心里莫名的有些欢喜。“我眼前可是乌漆墨黑的什么也看不见哦!”

         “呃!那远在河边,近在竹筏上,你该知道了吧!”

         “切,谁说我是你女朋友了,哪有这么快的,你做梦!”音乐女教师娇声的说道。

         “嘿嘿,咱俩这叫一夜钟情!”刘一根厚着脸皮说道。

         “哼,不理你了!”

         “小雪!”

         音乐女教师张雪抬起头以为刘一根有什么事,那知抬起头刚张开口就被刘一根滚烫的双唇堵住了,“嗯”音乐女教师张雪鼻子出了声,她真没想到刘老师会这么大胆的会吻她,男人粗重的呼吸喷打在她的上嘴唇上。

         音乐女教师张雪紧闭着樱桃小嘴,可是一会的功夫,刘老师那滑腻温热的舌头却钻进了她的口中。她防不胜防,那滑腻温热的舌头一进如她的口中就不停的搅动着。而她也感觉到,刘老师那一直还算老实的手开始在她的后背抚摸着慢慢的下移,只要一瞬间,他的手就会落到她骄傲的屁屁上。

         音乐女教师张雪挣扎着,不过,在刘一根霸道的折腾下,她身体渐渐软了下来,她放弃了挣扎,她的双手不由的紧抱着刘老师的腰。她感觉到刘一根的手已经在她的屁屁上游移着,每次的移动都会如电流一般,让她的内心发颤不已。

         刘一根很清楚欲速而不达,他现在没有做得太离谱,他手在她的屁屁上只是摸摸,或者在她的大腿上摸摸,至于音乐女教师张雪身体的最敏感部位他还是没有急着去侵略的,毕竟那是女人最后坚守的领地,不到时机成熟肯定是拿不下来的,刘一根知道,要么不攻,要攻必须得拿下女人最后的领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