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勾人的妖精
        **教师,勾人的妖精

         “哇”硬木柔水中。ai悫鹉琻刘一根此刻在大木盆中,感触非凡啊!洗霸王浴,真想来个霸王硬上弓。就在他想着霸王硬上弓后的诸多场景时,58号美女的拨动弄潮下,他不由得高声喊了出来,她竟然含住了自己胸前小果果,爽死人了。

         刘一根都看到人家开始示意什么了,若他不有所冲动的表现,那么他有失为真男人了,他紧捏木盆壁沿的手,应该在58号美女身上感触一番温柔了,他的手攀上她裸露的玉肩,开始游移摸抚,翘臀捏拍。

         真是勾人的妖精啊!

         58好美女被刘一根这般烫手乱摸,心里也有些燥热,遇见男人没有一点女儿害羞的心思那肯定是骗人,从手中紧握的触感来看,性福不远,幸福不远!她都有些将身体献给眼前的客人了,虽说这大浴场里,不能以身相许什么的,但真碰上有钱的主,或者心动有感觉的男人,有些小姐妹也会偷偷的将自己的身体给了中意的客人,有的为了钱,有的为了刺激,以解望梅止渴之欲。不过每次心旌荡漾的时候,最后她都克制住了心境,她要把的身体给可作为知己的男人。

         她和小姐妹们生活在怎样的暗无天日中,憔悴花容依旧还要强颜欢笑,有休息的时候不是跟小姐妹们聊那些臭男人们,就是比谁的衣服够档次,首饰够名贵。她整天就生活在虚荣的梦幻中碛。

         按说霸王浴本来没有她此番暧昧的动作了,最多是拨弄一下男人的下面,让男人冲动起来,然后推油时让男人兴奋的一泻千里,可是今天说不出怎么回事,她会主动,甚至说甘愿为眼前的男人做任何事情。

         “霸王出浴吧!”58号美女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她帮刘一根擦洗了身子一遍后,让刘一根站了起身。

         “雄伟!真雄伟!”58号美女心里暗想着,刘一根毫不畏忌的光身站着,光溜溜的,似是天桥横通,直达欲-望岛佶。

         58号美女脸色晕红,低头拿浴巾为刘一根擦拭身上的水珠。

         “刘霸王!您身上要涂抹精油吗?”58号美女对着趴在偌大席梦思上的刘一根甜声问道。毕竟来这里的好多客人不喜欢身上涂抹上精油什么了,他们怕身上沾了精油,那味道要是除不掉,到时让家里的老婆或者女朋友知道了,回去可不好解释了。所以他们最多是让她在他们下身惹火的地方涂抹些许精油就足够了,当做润滑润滑而已。

         刘一根苦笑不已,他什么时候成了霸王了,刘霸王,还别说,真有意思,若是刘邦老人家听说刘氏也出个霸王,会是什么感想呢!

         “不用抹精油了,帮我按摩按摩,松松筋骨就是。”刘一根现在趴着床上,幸好不是木板床,不然下身就得难受死了。

         “好的!”58号美女脱掉高跟鞋,直接爬上床,一屁股坐在刘一根光溜溜的臀部上,芊芊玉手便在刘一根的背上按着揉着,这背上刘一根是舒服了,可是下身硬朗抵触着席梦思的家伙,在百来斤高挑美女的雅坐下,不觉饱胀得异常难受。

         也就在刘一根万般煎熬下,美女终于让她翻过身来,那被压迫的家伙在得到解脱后,一柱擎天,霸道极了。

         被这种霸气波及的58号美女,如何不春心荡漾呢!她手有些颤抖的握住刘一根的霸道之根。好充实,好有魅力的男人啊!

         58号美女心里已经把持不住了,今天她是打算豁出去了。她手拨弄了一下霸道的家伙,刘一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这没有加些***做润滑,可是太干燥了,他可不想搓红得像根烧火棍一般。毕竟他也算是过来人,他那里也算是大号的,他可不想肿得超大号的模样。

         刘一根眉头微皱,一时不知如何开口让58号美女抹上精油润滑一番,好方便手起手落。而58号美女此刻处于幻想状态,全然不知刘一根的苦楚样子,刘一根没办法,只能用手搅醒58号美女了,他的手很快的盖在她的**上,他的鼻子可以闻到绷紧的裙内有股芬香扑鼻而来,手寻香而进,在探到花香幽密处时,58号美女突然醒来,用一只手一把抓住了刘一根的手。

         “亲爱的,你也太急了!”

         既然人家美女醒了过来,他便尴尬的开口提醒道:“能帮我那里抹上精油好吗!润滑润滑!”

         58号顿时松开抓刘一根下探的手,很是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我这就帮你抹上精油!”这话刚说完,她才想起,她的塑料手提包放在外间了,再说,她今天可是动心了,要是真抹上了精油,到时如何再趁机把身体给

         他呢!对,她不能帮他抹上精油,大不了她给他用嘴润滑一下,这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以前跟小姐妹看过片子,那口活儿是外国流行的玩意,可她真的不能接受,如今她可是豁出去了——

         “啊!真舒服!”刘一根不禁感慨道!这下面有58号美女口液润滑着就是舒服。

         58号美女就像是吹气球一般,两腮鼓鼓的,而且在吞吐的时候,脸蛋通红。她近距离的被刘一根下面散发出的浓郁男人味给熏醉了一般,浓郁的男人味,就像是浓烈的烈酒一般。她已经没法在控制自己内心爆发而出的欲-望,她的手娇握了下刘一根下身的蛋蛋儿,她忍不住轻微的呻吟了起来——

         “嗡嗡!”刘一根的手机不合时宜的震动着响了起来,顿时将俩个陷在欲-望梦中的男女给吵醒了。

         “那个,我接下电-话!”刘一根有些尴尬的伸手将床头的手机抓到手里,电-话竟然是推油女技师易秋喜打来的,这也忒巧了,推油女技师会在这关键的时候打电-话过来。刘一根看了一眼默不作声蹲坐一旁的58号美女,他按下了通话键,“喂,秋喜——”还没等刘一根问她什么事儿,电-话另一头的推油女技师竟哭哭啼啼了起来。

         “秋喜,怎么了——”

         电-话另一头依旧是推油女技师易秋喜哭哭啼啼的,她没有说话。刘一根听了心里不禁有些紧张,“秋喜,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过来!”

         哭哭啼啼哽咽着,刘一根重复的问了好几遍你在哪里,推油女技师易秋喜才吞吞吐吐的说出四个字来,“我——在——住房——”

         “好,我马上过来!”刘一根挂了电-话,再次抱歉的对58号美女说道,我回去一趟。

         “你女朋友!”

         “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吧!是女朋友就是女朋友,不是就不是。58号美女心里有些吃醋,不过脸上依旧灿烂微笑着:“那我去帮你转下号码牌!”

         雅典大浴场里转下号码牌,其实就是两个朋友来浴场里消费快活,而其中的一个请客,如果被请的那一位要先走的话,就必须要让技师或者服务员将他所有的消费转移到请客的那个朋友的号码牌里,由请客的朋友最后一起结账。

         待刘一根穿好浴服服浴裤的时候,58号美女已经拿着万元湖签了字单子回到刘一根所在的贵宾房里。也就在此时,刘一根的手机再次的震动着响了起来。

         “喂,刘老弟,没想你交货这么快啊!”

         “呃!——”刘一根不由苦笑,这万元湖风流心不老啊!“万兄,我一个朋友出了点事情,我现在要赶回去一趟!”

         “没事吧!要不要我陪你一块去啊!”

         “不用了,我去就行,万兄,你继续好好享受,等我办完了事就给你回电-话!”

         “好的!”

         就在刘一根挂掉电-话的时候,身旁的58号美女对他低声说道:“刘先生,你能将你手机号码告诉我吗!”

         刘一根也没犹豫,直接把手机号码快速报给了58号美女。58好美女用手机拨通了刘一根的手机后,温柔甜美的说道:“刘先生,我叫罗曼曼!”

         罗曼曼知道刘一根有急事,也不再耽搁他的时间,在介绍了自己的名字后,就领着刘一根出了贵宾房,到了迎宾岗,让那里的服务员把单子直接送到大堂去,而刘一根也随着去了一楼的沐浴部取来时穿的衣服裤子换上。

         刘一根出了雅典大浴场,开着绿色的越野车直接奔推油女技师易秋喜的住处赶去。

         刘一根开车赶到楼下,停好车子后直接就小跑上楼,来到推油女技师易秋喜的房门口,也没敲门,取了推油女技师易秋喜给他的钥匙把门打开进了房间。

         一进房间,推油女技师便从床上爬起身子,也来不及穿上拖鞋,光着脚丫踩着地板,扑到刘一根温暖宽敞的怀抱里,刚才还在哽咽的她在见到刘一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