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百万不是梦
        **教师,百万不是梦

         刘一根开着越野车之前,就唤醒无根剑灵,让它从剑身中取出几件古物件来,毕竟昨晚上许茹芸预算开网上服装批发店的资金不是个小数目,随便就要个几十万以上,当然这资金投进去是一步一步的,如果从挑选的几个款式衣服做活动,一旦爆出一两个款那就要投资很多进去。ai悫鹉琻

         比如,衣服版型,面料采购,还要外发加工等等一系列繁琐的事情,只要一参加活动,那么就必须要备货,散户则三天内必须发货,而批发大客户则必须在一个星期内发货。所以这里面的道道可是相当的多,找几个能及时出货的加工厂那可是必须的,而出货自然垫钱进去,大家也都知道,支付宝的钱要一个星期之后才能到账,所以资金周转也是非常重要的。

         无根剑取出的几件古物件是:一方古印,一把玉壶,还有翡翠麒麟,铜鼎等。这几件古物件都被刘一根用一块布包裹着放在副驾驶座位上,一路开车刘一根可是小心翼翼的,怕越野车的颠簸弄坏了古物件。

         来到万元湖的古董店门口,门口已经停着一辆奔驰商务车。不用猜,这肯定是杨金虎杨狐狸开来的车子。

         刘一根锁好车门,抱着那几件用布包裹的古物件进了万元湖的古董店,店里万元湖和杨金福正在柜台里品着名茶,开心的聊着天眇。

         “万兄你们好雅兴啊!”刘一根抱着布包裹直接走进了古董店里的柜台里,说实话,刘一根看见杨金福别说还有些尴尬,毕竟人家的女儿可是在他眼皮底下给办了的,怎么称呼他倒有拘谨了,总不能喊他为老丈人吧!

         “来,刘老弟,快坐下!”万元湖让刘一根坐在了他和杨金福的中间,而他也迅速的帮留一根到了一杯上等的绿茶。

         刘一根坐下把布包裹直接放在树桩茶几上,而迎面跟杨金福相视一笑,杨金福现在喊刘一根为刘老弟真喊不出口聊。

         万元湖人老成精,看着刘一根轻手放在茶几上的布包裹,说道:“刘老弟,这是?”

         杨金福和刘一根才从尴尬中回神过来,三人的视线一齐盯着那个布包裹。

         刘一根脸微微一红,毕竟有求于万元湖帮忙将这些古物件换取些钞票,平稳了一下难为情的情绪,边解开布包裹边解释道:“这是我以前私藏的有些古物件,麻烦万兄出手置换些钞票!”

         听刘一根说有古物件要出手,万元湖和杨金福两个都是生意人,自然目不转睛的看着刘一根缓慢的解布包裹的动作。

         刘一根这刚把布包裹打开,万元湖和杨金福俩人马上被那几件古物件吸引住了,万元湖手捧起那方古印,嘴里念叨着“好东西,好东西!”而杨金福则是小心的握起那把玉壶,两眼冒绿光,这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他杨金福能有今天的成就,离不开之前倒卖古物件赚来的资金,也就是他和万元湖有相同的爱好,俩人才结拜为兄弟。

         至于无根剑灵从剑身中取出的几件古物件,刘一根可没有去细看过,当然不知道出于何年代。

         万元湖和杨金福异口同声的问道:“你真的要出手几件古物件!”

         “是啊!”刘一根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二位。

         “这是好东西啊!你要多少钱直接开价吧!”万元湖抱着那方古印深怕杨金福跟他抢一般。

         “我也不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你帮我卖多少钱就多少钱!”

         “哈,刘老弟,你看我,我忘了你不懂这些的,我实话跟你说,这方古印可是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的祝枝山用过的。”

         杨金福看着万元湖在他面前耍宝,也连忙出声道:“我手里的玉壶可是大诗人李白用过的!”

         刘一根听了险些惊掉下巴,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江南四大才他是知道的,特别是唐伯虎可是他的偶像啊!若真要是唐伯虎的印章,刘一根肯定会抢回到手里他不卖了。而被杨金福小心握着的玉壶是李白用过的,开玩笑吧!诗仙李白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李白的月下独酌刘一根可是熟记于心啊: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毕竟刘一根是教语文的,教课书上就有李白的诗。

         “这些东西值钱不?”刘一根现在关心的是能不能卖出好钱,至于古物件,比这几样好几十倍好百倍的都有,他随身带的那把无根剑剑身里可是个大宝库啊!加上去詹村那个地下宫殿得到

         的,宝贝更是不计其数,要是万元湖和杨金福知道那詹村的地下宫殿被挪到无根剑的剑身里,会有什么想法呢!当然,人心隔肚皮,他心中的这个秘密可是谁也不会说的。财不露白这是谁都知道理儿。

         “开什么玩笑,这些东西肯定值钱!”万元湖知道刘一根铁了心要出手了,随手把翡翠麒麟给抢到了手,而杨金福也不示弱,将那铜鼎也抱进了怀里,一会的时间,俩人把几件古物件给平分了。

         “刘老弟,这样好了,我和杨狐狸一起去打听这些宝贝的真正价钱,只要人家出多少,那我们两人就出多少,这些古物件我们两人收藏了,你放心,绝对不让你吃亏!”万元湖是经历过生死劫的,刘一根就是他的恩人,再加上刘一根有可能会成为杨狐狸的女婿,当然不会去坑他。若是换做其他人,万元湖和杨金福肯定会宰的。

         刘一根沉思了一会,既然以后自己的许多古物件要靠他们出手,他们又有心收藏这几样古物件,他心里决定就便宜些给他们得了。

         “那个,万兄,你们估计这些古物件大概能值多少钱啊!”刘一根现在急着要搞些钱,不然去杭城,真要是如许如云估计的那般有一两个款爆起来,可是要投资好几十万,甚至更多!这网上的服装生意根本无法估料得来的。

         “这——”万元湖有些头疼了,这些古物件可是很宝贵的,要是给上手贩卖的话,百来万那是随便的事,要是卖给那些收藏家的话,可是几百万也不一定。这可是不小的数目啊!

         杨金福也不知道如何开口,在这乡下出手这些东西,价格也是高不到哪里去,可是拿到那些城市里去,或者地下拍卖行里去那可是无价之宝啊!他真的是有心收藏这手里的几件古物件。

         刘一根微笑的看着两人爱不释手的表情,装作不高兴的说道:“万兄,你们不要像个婆娘一般,婆婆妈妈的,有话直说就是,只要是你们要收藏,这价钱意思一下就行!”

         刘一根有的是好宝贝,对这几样也是无所谓的态度,他也清楚自己说意思那是客气话,到时万元湖二人绝对不会给得太离谱。

         万元湖在看第二件翡翠麒麟的时候更傻眼了,光这浓郁深绿种水的老坑翡翠已经是价值不菲了,“刘老弟,这样好了,我跟杨狐狸一人挑一件作为收藏,其它的几样还是帮你放地下市场拍卖得了,真要收藏那么多可会压得我透不过气来。”

         “这样好了,我和老万一人出五十万,我要这件李白用过的玉壶,老万,你要哪件?”

         “我,我当然要这方祝枝山用过的方印!”

         “天啊!这开什么玩笑,这些古物件,说不好听些,在农村人眼里,就是些破烂玩意,没想这么值钱,老天开什么玩笑,他盗墓竟然成了百万富翁!”刘一根苦笑,真不相信这就是现实,草,这也太现实了。

         “不用给这么多!——”刘一根话还没说完,万元湖和有些生气了起来,“那我们就不要了,全部拿去地下市场拍卖得了!”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的,真要是拿去拍卖,他们还真舍不得。

         刘一根不禁苦笑,这架势,不多要他们的钱他们好像不愿意啊!“那好吧!”

         万元湖和杨金福自然是开心极了,俩人要了刘一根的银行账号,一会就用电-话银行一人五十万元钱转到刘一根的账号里。刘一根的手机上信息瞬间即到,看着信息上显示的额度,他捏了自己的手臂生疼才知道这不是在做梦。

         万元湖爱不释手的将古方印收进怀里,除了杨金福手里的玉壶,万元湖把剩下的几件古物件用原来的布包裹了起来。他跟杨金福说好了下午俩人就送到地下市场让人安排拍卖去。

         三人聊了一阵,刘一根起身要走,他掏出越野车的钥匙递给杨金福,杨金福愣了一会,接过越野车的钥匙,而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把门口的那辆奔驰商务车的钥匙递到刘一根的面前,“刘老——弟!”

         杨金福有些吞吐的说道,他看了一眼有些不明所以的刘一根继续说道:“门口的那辆车子就送给你!感谢你救了我的女儿!”

         开什么玩笑,奔驰商务车那可是好几百万啊!他可不敢收,况且,他也没有吃亏啊!人家女儿的初次还是他给破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