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谣言
    “你听说了吗?苏展和时鸣的事情。”

     “是他们变成女人的事情吗?这个我早就知道了。”

     “不是这个,这个早就过时了。是他们作弊的事情,听说他们为了作弊居然和测验员发生了不可描述的关系。”

     “真的?!你不是在开玩笑?”

     “当然不是玩笑,我是认真的,这个消息可是听一位学长说的,信赖性百分之百。”

     一夜之间,关于苏展作弊的事情传遍了整个学院,大家议论纷纷,对这件事有着不同的看法。

     有相信的,有不相信的,当然也有理智的人猜到其中藏着的猫腻。

     但大多数人还是相信这个流言。认为苏展为了一时的名利出卖他的身体和灵魂,并且对苏展的印象更加糟糕。

     而让他们相信的原因很简单,苏展是女路西法。

     “这就是女路西法,平时只知道偷懒,关键时候就知道出卖色相来谋取好处,让人看的就恶心。”

     “谁说不是呢?恶心!要我说就不应该让她们再来学院,直接将他们逐出学院算了。”

     “我也同意,这种人就不应该留在学院。”

     于是有一批人联名请愿,将苏展逐出学院。

     声势愈演愈烈,到了最后竟然有一半的学生在上面签字。

     在学院的一处偏僻的小屋,曹昂脸上包着满满的绷带,只露出一双怨毒的眼睛,此刻正听着那两个跟班带来的消息。

     “呵呵!苏展,你想不到吧!我只不过是稍稍推动了一下,现在全校都知道了你贿赂测验员的事情,而且那些想象力丰富的家伙居然将其中细节脑补一下那么精彩,让我都吃了一惊,现在我看你还有什么脸面在呆在学校!”

     跟班1:“大哥英明,这个计谋只在是妙。”

     跟班2:“大哥厉害,要我说如果不苏展主动离开,再过不久一定会学校会被开除掉。”

     听着两个跟班恭维的话语,曹昂心中一阵舒坦,最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那两个跟班也跟着大笑。

     韩式一名普普通通的,毫不起眼的学生,做过的最大的官是小学时小队长,但他万万没想到现在他将代表全校一大半学生的意志来校长办公室递交这份联名请愿书。

     而原因很简单,只不过是因为他看到了苏展向测验员贿赂的一幕,并且还意外的拍到了照片。

     当苏展贿赂事件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当大部分学生认为不公,想要将苏展和时鸣逐出学院的时候,他这个目睹过现场,而且还拍过照片的人就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虽然事情有一些仓促,让他都感到有一些意外,但能成为全校的代表,他是感到自豪的,一种荣誉感不由自主的涌上来。

     在众人的目光下,在巨大的声讨声中,他迈着自豪的步子,仰着头,敲响校长办公室。

     虽然这种荣誉只不过是暂时的,也许今天过去了,第二天他就会变成以前那个默默无闻的大众中的一员,但至少这一刻他是主角,是万众瞩目的明星。

     “请进!”屋内传出一名老者的声音。

     韩式推开门,看到一位老者坐在中央的椅子上,他的旁边站着一位青年男子和一位漂亮的女老师。

     韩式认识这名青年男子,他就是苏展的妹妹,不过现在叫做弟弟更为恰当。

     和女路西法不同,男路西法的地位比一般人还高一些,而且将来的成就也往往非常的高。如果有可能,一般人不会选择得罪他们。

     想到这里,韩式的心中升起一丝胆怯,如果将苏展逐出学院,他的妹妹苏月会不会记恨他。

     这样就太划不来了。

     正当韩式心中打起退堂鼓的时候,他身边的一名陪行人员舒华上前一步。

     “报告校长,我们有事情要禀报。”

     “哦!有什么事情?”校长开口,声音很温和,没有想象中的架子,平易近人,好像一位普通的老爷爷。

     舒华松了口气,继续说道:“我们是想向校长您禀告关于苏展贿赂测验员的事情。”

     “哦!”校长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饶有兴趣的问道:“贿赂测验员!你确定没有说错?据我所知贿赂测验员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好处,最多是名次上好看点,除了一些死要面子的富家子弟,恐怕不会有人这么做了吧!”

     舒华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校长的问话,的确这样做没有一点实质性的好处,苏展又不是什么富家子弟,那就更加没有做这种事情的理由了。

     但是……舒华将目光投向了韩式,毕竟是他说亲眼看到,而且拍了照片。

     韩式看到舒华求助的目光,心中不禁又涌现一股自豪感,这一刻好像自己变成了世界的中心,所有人都必须要靠他。

     想到这里,韩式也不再考虑是否会得罪苏月了,他认为他自己才是主角,别人不能抢了他的风头。

     “是我亲眼看到的,并且我还拍到了苏展贿赂测验员的照片,请校长查看。”

     韩式掏出一张照片递给校长,同时挑衅的看了苏月一眼,心中满是得意。

     校长看后,又递给了苏月和那名女老师,让他们也看一下。

     “从照片上看,苏展的确有贿赂的嫌疑,但也仅此而已,你们大张旗鼓的告发苏展有什么目的吗?”校长眯着眼睛不急不缓的说道。

     “这个……”

     韩式和舒华对视一眼,韩式将手中的联名请愿书递交给校长,严肃认真的恳求道;“请求校长将苏展逐出学院以儆效尤,杜绝此类事情再次发生。”

     校长抖了抖手上的请愿书,对着身边的苏月问道;“苏月你是苏展的妹妹,对于这件事你有什么样的看法?”

     “报告校长,我认为这件事本就是无稽之谈,没有任何意义。”苏月非常平淡的说道。

     无稽之谈?韩式感觉自己的所有荣誉和自豪被否定了,自己代表着大半个学校的意志在苏月眼中居然只是一个笑话。

     “别开玩笑了!证据确凿,你居然说是一个笑话,你是想包庇你的家人吧!”韩式大声咆哮道,试图捍卫他的荣耀。

     至于是否得罪了苏月,这有他的荣耀重要吗?也许他的一生的所有荣耀都在这里,绝对不能输,绝对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