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1 价值五万金币的魂匣
        “斯尔芬,这是你这次的任务”从昏暗的铁窗后面伸出了一只伤痕累累的手臂,上面充满了烙印、划痕、针孔,这些都是无法愈合的伤口,很难想象受到这种伤势的人当时得疼成什么样子。

         手臂的手掌中握着一卷兽皮卷轴。

         “你可得给我一些酬金丰富的,老家伙”斯尔芬接过对方递来的卷轴,那只手臂就立马就缩了回去,铁窗后也没了动静。

         斯尔芬并没有选择立马查看卷轴,而是将其放入了怀中,转身就对着身后那条有着十三个台阶的石阶走了上去,走到石阶的尽头是一扇破旧不堪的木门,门把上落满了灰尘,显然是很久没有人打理过了。

         “咔叽”

         斯尔芬并没有打算去触碰这个肮脏的门把,而是直接一脚将这扇木门给向外踹了开来。

         “别踢坏了我的门!你这个猪喽!”下方的铁窗难得再次响起了声音,不过斯比芬早已走了出去,坚韧的木门慢慢荡了回来,遮挡住外面的世界。

         ……

         温斯彼得堡是一座靠近北方的小城,附属于安吉尔王国,因为小城北面就是废墟之森的缘故,温斯彼得堡内人人皆兵,每家每户都有一把锋利的钢刀或者是一套坚硬的铠甲。

         斯尔芬从任务屋走出来之后便向着这座小城唯一的酒馆走去,他没有固定的住处,目前暂居于酒馆的二楼,也可以说是老板娘的房间。

         玫瑰酒馆在温斯彼得堡是非常有名的,不管是好酒的红鼻子酒鬼还是好色的邋遢大汉都喜欢去玫瑰酒馆,在这里有整座城里最香的美酒,也有最美的女人。

         亚蒂娜就是最美的女人之一,她也是这家酒馆的老板,老板娘另有其人。

         此时正是令人感到慵懒的下午,斯比芬推开酒馆的大门后发现里面一个顾客都没有,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们全部无精打采的坐在酒馆内的皮革沙发上。

         “我是来到了金丝雀展览馆了吗?”斯比芬打趣的脱下自己的外套,这些姑娘的身上都穿着十分暴露的服装,有的能看见上半身,有的只能看见下半身。

         “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个偷腥的客人都没有,斯比芬现在我给自己打个折,只需要两个银币就可以解决一切,要服务吗?”有位靠着窗户的金发姑娘挑逗的说道。

         “哈哈哈,没有人可以从守着财宝的巨龙那里抢到一个金币,也没有人可以从斯比芬的身上找到一块铜子,你不可能让我享受到你的服务”斯比芬夸张的露出了他的笑容,大步的走上了酒馆的二楼。

         这里是闲人止步地带,如果被脾气暴躁的老板亚蒂娜发现有人擅自来到了二楼,那她一定会用铁锤把你的头都给砸烂了。

         斯比芬脚步无声的走向了自己居住的房间,可他还没来的及拉开门把,门的那一边就传来了十分不淑女的声音,那是在午夜的偷情的猫,是运动到极致的狂欢。

         “咳!我想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斯比芬对着门板耿直的问道,右手却不受控制的按下了门把。

         那是两道曼妙的身体,正有如蛇般的纠缠,猫一样的慵懒,实在是让人忍不住联想如果自己正躺在二人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幸福感受。

         “很抱歉打扰到二位,但我记得我们之前说过的,白天这房间的使用权应该是我”斯比芬一脸无辜的说道:“现在你们是不是该为我腾出一点空间,或者是允许我继续欣赏两位动人的身体”

         见斯比芬并没有想挪开视线的打算,亚蒂娜连忙用被子挡住身旁女伴的身体,自己却毫不在意的从床上走下,走到一旁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贴身衣物。

         “斯比芬,我没有想到你会回来的这么早”亚蒂娜毫不在意自己没有穿着衣服的身体被斯比芬看光,反而一脸淡然的选择着自己到底该穿哪件衣服。

         “请快点,我有笔大生意来了”斯比芬大步走到房间内的书桌旁,从怀中掏出了那份任务屋拿来的兽皮卷轴。

         “让我来看看这次需要干些什么”斯比芬如同面圣一样的推开了兽皮卷轴,安曼人设计出来的文字缓缓印入他的眼眶。

         斯比芬看的极为认真,就连亚蒂娜什么时候带着她的女伴离开都不知道,他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兽皮卷轴刻着的任务上面。

         “寻找卡斯达尔遗失的……魂匣,任务酬金……五万金币?”斯比芬看这酬金的数额看的浑身发抖,第一时间就是怀疑是不是任务屋出现了失误,怎么会有高达五万酬金的任务出现。

         就算是泛滥着龙灾的埃尔兰顿王国那边,杀死一头暴虐龙族也不过才能得到五千金币的酬金。

         “这个卡斯达尔的魂匣到底是什么东西?”斯比芬不禁好奇了起来,任务屋的任务都是从首都传递过来了,只要一个任务没有被评测完成,每一位盗贼就都能在任务屋接到这个,也就是说,整个安吉尔王国并不只有斯比芬一个人得到了这个酬金五万金币的任务。

         卷轴内容:

         [卡斯达尔是一位邪恶的巫师,他曾经造成过一次一千人死亡的黑巫术命案,死去的人体内的灵魂都被卡斯达尔收集用以制造成了一个魂匣,这是被视为禁忌的黑巫术,只要巫师将自己的灵魂放入魂匣当中,那这个巫师的身体就将会得到永生,卡斯达尔前不久被仲裁所捕获,并在第二天对他进行了裁决,但我们并没有发现魂匣的下落,卡斯达尔一定将自己的灵魂放在了魂匣当中,我们最后抓到卡斯达尔的位置是在废墟之森,只要有人能找到魂匣,我们将会给予五万金币—秩序仲裁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