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 临时的冒险小队
        “废墟之森,那不就是……”斯比芬扭头看向了窗外,在温斯彼得堡的北方,那里有一片占地巨大的森林,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片森林的上空总是笼罩着终年不见天日的乌云,时而会有电光在乌云中闪烁,并降下猛烈的雷霆。

         没有人敢独自进入废墟之森,那意味着会危及到生命的危险,树枝浓密的树木会遮蔽你分辨方向的能力,就算是嗅觉灵敏的猎犬也会迷失在废墟之森当中,就是这么危险的一个地方,时不时还是从中跑出腐烂的亡者来攻击在温斯彼得堡中生活的人民。

         斯比尔有预感,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温斯彼得堡一定会迎来数量相当多的冒险者,他们的目标都是为了那价值五万金币的卡斯达尔魂匣。

         “我自己一个人进入废墟之森中寻找那个什么鬼东西还是太冒险了,得找点帮手才行”斯比芬重新将桌上的兽皮卷轴卷好,在一瞬间他的脑海中就已经想好了可以一同进入废墟之林的同伴。

         想到就要去做,这是斯比芬的为人指南,他快速的离开房间走下了二楼,连亚蒂娜的询问都没有理会,快速的朝着旁边那家铁匠铺走去。

         “嗨哟!泰古”斯比芬熟练的打起了招呼,这间铁匠铺的老板是位强壮的安曼人,高大的身体使他的武器比别家打造的更加坚硬。

         “滚开,失忆的倒霉蛋,我不会再为你提供免费的武器了”泰古停下自己手中的铁锤,一脸嫌弃的看着矮他一个头的斯比芬。

         是的,斯比芬是位失去了从前记忆的人,他醒来便发现自己正躺在温斯彼得堡的街头,为了生计他只能选择成为一位盗贼,靠在任务屋接些任务为生。

         每当斯比芬刻意的想要回忆过去的时候,脑海中便会浮现出一个美丽的地方,那是一片与蓝色大海相接凑的沙滩,夕阳正在海岸线上缓慢的下降,将斯比芬眼中的大海照映的波光粼粼。

         斯比芬永远都不会忘记,一位看不清相貌的女人正乖巧的靠在自己怀中,她应该是自己的情人,在海天相接的时候斯比芬与她完全释放的在沙滩上嬉戏,她的肌肤就像水一样滑顺,她的身体就像火炉一样的温暖。

         每次斯比芬从梦中醒来的时候,他都会感到异常的空虚和遗憾,他本应该在那个沙滩,抱着那个女人,看着太阳升起又下落。

         他为什么会来到温斯彼得堡?这是斯比芬一直都想知道的事情。

         “我这次来找你可是有一笔大生意”斯比芬装作很神秘的样子走到了泰古的身边,悄悄说道:“我接到了一个任务,酬金高达一万金币,只需要进入废墟之森中找到一个匣子就行,如果成功,一万金币你拿走五千,这笔生意做不做”

         “一万金币!”泰古听的眼睛都瞪了起来,温斯彼得堡日常的消费都是用铜币来支付,去玫瑰酒馆找点乐子的时候才会用到银币,一枚金币可以供一个人没日没夜的在玫瑰酒馆潇洒上大半个月。

         “废墟之森太过危险,你一定也会用到我打造的武器,算上以前的,我需要六千金币才能答应你”泰古有些心虚的说道,就算斯比芬以前拿走他所有打造的武器也超不过一百金币,他本以为斯比芬会与他来一场激烈的讨价还价,却没想到斯比芬想都没想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好,成交,但是你需要对外保密你所拿到的酬金,因为我还需要找几个人来入伙,他们如果也像你一样要价高昂我可支付不起”斯比芬提议道。

         “这当然没问题,我会把这件事情保密住的”泰古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并伸出他巨大的手掌作出了一个‘OK’的手势。

         一个好的冒险团队必须拥有牢靠的骑士,勇敢的战士,侦查的盗贼和神秘的巫师,斯比芬自己就是一位盗贼,而泰古在不做铁匠之前是一位非常出色的骑士,现在就剩下了战士和巫师的空缺,在要创立一个临时的冒险团队时,斯比芬就已经对全部的人员都有了决定。

         他离开铁匠铺后便快速的向着一个方向跑去。

         【灰烬花的治疗小屋】

         这是一间装修很随意的木屋,屋外的门牌上刻着这几个字,此时正有几个温斯彼得堡的居民正在屋外排队,他们大多都是身上带着伤来的,来这只因为这间小屋是巫师安娜的住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类当中出现了一种名叫巫师的职业,他们能够施展出各种神奇的力量,比如控制火焰,引导狂风,治愈伤口,召唤雷霆,巫师从此就成为了神秘的象征,因为他们的力量并不是神赐予的。

         安娜是一位不久前才来到温斯彼得堡的女孩,她的身材非常娇小,就像是刚开始发育的少女,可只有斯比芬一个人知道,安娜其实已经有三十五岁了。

         “下一位”小屋内响起了安娜软绵绵的叫声,她的声音一直如此,这才不会有人会去怀疑她的年龄。

         “咳咳!啊!该死,我好像得了安曼帝国当年的瘟疫!”斯比芬以着巧妙的表演技巧,插了一次并不绅士的队伍,他不忘用感激的眼神对后面温斯彼得堡的人民送去谢意,随即关上了安娜小屋的大门。

         “嗨!你关闭了我赚钱的大门,斯比芬”安娜正坐在一块由紫兰花编制而成的软椅上,紫兰花散出来的花香就连刚刚进入屋中的斯比芬都能够闻到。

         “我为你关上赚钱大门的同时也为你打开了暴富的窗户,安娜”斯比芬神秘的找了一块椅子坐了下来,轻声说道:“我接到了一个任务,酬金一万金币,只需要进入废墟之森中找到一个匣子就可以了”

         “一万金币!”

         斯比芬发誓,此刻安娜的表情和动作绝对跟刚才的泰古一模一样。

         “是的,一万金币,只要你答应加入我的队伍,我会分给你一半”斯比芬说道。

         “你的队伍?还有谁”安娜问道。

         “铁匠泰古,你,我,玫瑰酒馆的老板亚蒂娜”斯比芬并没有对此事做有保留,等到进入废墟之森的那刻,大家都是要碰面的。

         “一万金币,有四个人,你会分我一半?”安娜十分不相信的看着斯比芬,温斯彼得堡人人都知道斯比芬是个有钱就会当天花光的穷光蛋,他富有的那刻就是拿到酬金的时候。

         “这你放心,大家都知道巫师才是一个冒险小队里的核心人物,我分你一半也不会很过分,不过关于你分去一半酬金的事情还希望你能够对外保密一下,我跟泰古、亚蒂娜他们说的是这次任务的酬金只有五千金币”斯比芬一脸真诚的看着对面这位小小个的巫师,心中却早已对自己的智慧笑开了花。

         “好,这件事情我答应了,先给我一些准备的时间,到时候你直接来找我就可以了”安娜从她的紫兰花椅上直接站起,飞快的钻入了她的卧室当中,斯比芬立马就听到了瓶瓶罐罐摇动的声音,显然是安娜已经开始整理起了她这次进入废墟之森所需要的行李。

         “再骗到最后一个人,这次的行动就更有保障了”斯比芬露出一副奸诈的笑容,直接走出了安娜的木屋。

         下一个目标!玫瑰酒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