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xqijkw"><rt id="rzhuxf"><blockquote id="023975861"></blockquote></rt></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7 腐木心脏
        也许是黑油与火焰强烈的反应刺激到了这位树人,它竟然直接对着斯比芬等人暴露出体内的腐木心脏。这可是树人唯一的死穴,只要从树人的身上割下腐木心脏,哪怕是存活了再久的树人也办法进行移动,彻底的会变成一颗扎根于大地的枯树。

         “亚蒂娜!你吸引它的注意,我去割下腐木心脏”斯比芬没有多想手持着两把精铁匕刃就要往树人身上的树洞中冲去。

         “不!你吸引它的注意,我来砸爆这个丑陋的家伙”亚蒂娜并没有选择接受斯比芬给她的计划,而是不顾自己的队长已经行动的身迹,提着狼牙锤飞快的赶上斯比芬的速度。

         攻击一颗腐木心脏并不需要出动两位成员,虽然斯比芬有些不忿,但他还是立马停下了脚步,转而主动攻击起树人盘绕在地上的藤蔓,使它将注意力放到自己的身上。

         “咻咻咻”飞舞的藤蔓速度非常之快,足足有十来根树藤不停的抽向了斯比芬的位置,一位盗贼最需要的就是反应力和速度,这可以在任务当中净可能躲避敌人的攻击,和替骑士承受一些火力。

         泰谷一直挡在安娜与薇薇安的身前,在斯比芬和亚蒂娜都不在附近的时候,二人的安危就全部交在他的手上了。

         “这些树藤太多了!你们一人分担一边好吧”泰古的两面盾牌已经开始吃不消树人的攻击,他将盾牌彼此一扣,原本只是双手盾的盾牌立马变成了一块门板大小的巨盾,面积一大能挡下的攻击也更多了。

         薇薇安拉起自己手中的长弓,稳重的搭上了箭,树人的藤蔓这么多,射穿几根是根本没有用的,必须要给予致命一击,这次出来薇薇安带的箭并不多,要想保证接下来的旅途中都能出上力,射出去的弓箭都必需要进行回收,这些树藤的击打力太强,很容易导致薇薇安射出去的箭被打断两半,所以她并没有选择立马出箭。

         安娜这边就不一样了,她是位巫师,只要精神上没有感觉到疲惫,安娜就能一直丢出她的火焰巫术。

         在废墟之森中独自一人碰到树人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如果你没能及时的跑出它所在范围,就将会陷入无休止的藤蔓纠缠,树人会消耗尽冒险者的最后一丝力气,然后将其化为自己的养分。

         斯比芬一行应该算是幸运的了,被烧掉很多树藤的树人露出了自己五官的同时也露出了藏在树干体内的腐木心脏。

         亚蒂娜虽然拿着笨重的狼牙锤,但她的身形却格外的轻盈,一道树藤绕过斯比芬的吸引后朝着她的身体捆束而来。

         “真是令人恶心的魔物”狼牙锤轻松的就将其砸成了木屑,亚蒂娜穿过蠕腾树蔓顺利的爬进了树人口中,这是一片约有三张桌子大的地方,腐木心脏正与树人体内的树根颤动着同频的脉搏,心脏上的红光忽明忽暗,看上去非常的迷幻。

         “亚蒂娜!你速度给我快一点!”斯比芬已经有些撑不住了,即使被安娜烧掉了大片的树蔓,树人可以控制的数量还是很多,每一根都像鞭子朝众人抽打过来,泰古的盾牌表面上已经出现了大量的凹痕,全是被树人抽出来的。

         ”知道了“亚蒂娜不满般嘀咕着,她踩在软绵绵的树人体内,一步一步向那颗腐木心脏走去,早已准备好了的狼牙锤用力的朝着这个树人死穴砸了下去。

         ”呜!!!“

         正在攻击斯比芬等人的树人突然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嚎叫,没有人知道一棵树是怎么发出声音的,所以舞动的树蔓全部垂落掉在地上,再也没有了动静,树人也静止了下来,看起来完全就是一棵树了。

         ”呼“泰古松了口气,他的手臂已经隐约有些发麻,树人藤鞭带有的力量还是很巨大的。

         ”我们才到废墟之森的中部怎么会碰到树人这种等级的魔物“安娜非常不解,树人一般都是生活在废墟之森的最深处,靠近夫洛废墟的区域,众人才刚刚到达第二片区域,照地图上来看,起来还得跨越三个区域斯比芬等人才能碰到树人这种魔物。

         ”会不会是它迷路了,才走废墟之森的外围来?”薇薇安好奇的问道。

         “不太可能,树人的移动非常缓慢,而且平常会扎根在森林当中装成树木来狩猎其他生物,就算迷路了也不可能走到这块区域”斯比芬摇着脑袋走了过来,废墟之森内每一块区域都有专属的魔物占领,凡是闯到别块区域的魔物一定会遭到猛烈的排挤,比如说这个树人如果没有碰到斯比芬他们,接下来的日子里也会被数量无止境的亡者给活活耗死在这块区域当中。

         “难道它是在追赶什么东西?”安娜不禁思索的皱起了自己的眉头。

         “不,它是被什么东西在追赶”负责处理腐木心脏的亚蒂娜这时才从树人的口中爬了出来,她的左手提着一块南瓜大小的枯萎蠕动物体,应该就是那树人体内的腐木心脏了。

         “啪”亚蒂娜很随意的就将腐木心脏给丢到了地上,这玩意并没有什么价值,勉强能够在温斯彼得堡的材料商人那里换取到几个铜币。

         斯比芬蹲下了自己的身体,他伸出手去将腐木心脏翻了个面,两排印记很深的牙印刻在了上面,这显然不是树人自己造成的。

         “树人不可能让亡者爬进自己的身体里面,而且这牙印太大了,不是亡者”斯比芬略微分析了一下,废墟之森内最让人熟知的魔物就是亡者、树人、母义钢蛇这三种,也是在废物之森中数量最多的魔物。

         “母仪钢蛇的体型比树人还要巨大,我怎么感觉这牙印是被什么类人型魔物咬出来的”安娜皱着眉头,她身为巫师平常为了寻找各种古怪稀奇材料也是四处游历了不少地方,见过了很多神奇的物种,她脑海中看到牙印的那刻立马就浮现出了一些模糊的知识,可是就是没有办法彻底回想出来。

         “废墟之森中除了母义钢蛇之外还有什么魔物能够追赶着一个树人?”斯比芬摸了摸腐木心脏上的牙痕,在其中一个印子中竟摸到了一块断裂的硬块。

         “这是?”看着斯比芬手中的硬块,安娜的记忆瞬间就清晰了起来,只见她脱口而出的说道:“是夫洛蛇人!”